自言自语

《我的英雄学院》二创小说
绿谷攻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我的英雄学院】心结(出心)

※2017年4月MHA only無料小報內容

※未来假想,30岁up设定

※英雄绿谷出久X敌人心操人使

※没头没尾的小段落

※几乎採用东立出版社的翻译




「我回来了!」

「……」

推开厚重的铁门踏入屋中的男人喊着与目前夕阳西下的时间全然相反地、充满朝气的招呼,屋中那人却只是在自己的房间内心不甘情不愿地扭了扭头,连视线都没有扫过门外,便沉默地迳自将目光转回自己本来正在阅读的报导,彷彿刚刚那声招呼并不是喊给他听的、而那人也跟自己毫无瓜葛。

纵使眼前这无论谁来评断都无可否认的事实是,他们正在同居。

不,或许更准确地来说,是心操人使正寄于他人篱下。

儘管其实寄居的那人比被寄生的屋主还要不情愿。

「心操君你在哪……心操君?心操君!啊,你在这裡啊心操君,在看什麽?」不甘于没有得到回应,那名男人进门后便像是小孩子寻找母亲一般地四处大呼小叫,直到终于寻来这间仅以电脑萤幕的光线照亮的昏暗房间。而他见房中那人正在用自己的电脑查东西,便立刻将头越过心操人使的肩膀探向萤幕,一点防备与警觉心都没有的距离。

心操人使是不会怪对方不尊重自己的隐私的,毕竟以他们现在的身分,他不觉得自己够要求什麽隐私,反而是对方对于自己擅自使用他的私人物品这件事完全不在意才更是奇怪。

本来还想着要是能因此惹对方生气、赶自己出去就好了。

「……我在看『那天』的报导。」见那人扫过新闻标题后瞬间沉了下去的目光,心操人使这才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一点成就感:「没有一家报社提到我的名字和资历……是你做的吗,绿谷出久?」

「……」看见新闻后也马上猜到对方查这些新闻的目的,这间小公寓的屋主、同时目前应该算是心操人使「监护人」的绿谷出久心情複杂地将视线转向那人,看着那对无法从中捕捉丝毫讯息的无神紫眸,半晌才轻轻地点点头。

「……难怪啊,我就想你硬是把我带来怎麽还能活得那麽逍遥,原来是从媒体那边就先压下来了啊。」叹了口气,心操人使边搔着自己那比当年短而俐落的头髮,随手关上电脑:「──你傻啊,英雄生涯不要了吗?」

「我!这是──」

「少来是为了我那套,我说过,我并不在意被判刑、更不在意什麽污名,毕竟那些事情本来就都是我做的,也只是适得其所而已。」在对方还没将话说完便堵了回去,紫髮的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便头也不回地往书房门走去,气势彷彿他才是这间屋子的屋主:「况且你不可能忘记我的个性是什麽吧?把这样的我放在身边、还不安上任何保险,你的警觉心就算当了英雄这麽多年也一点都没长进吗?」

「……那你呢?心操君当年的梦想就改变了吗?」

手刚扶上门板的人脚步一滞。

「现在还提那种事情做什麽?能改变你我是对立的英雄与敌人的现状吗?你想要怀旧?」心操人使背对着绿谷出久发出嗤笑的声音:「原来你是因为念旧才不惜为抗警方、无视欧尔麦特他们的警告留我在这裡吗?你还是小男孩吗,『笨久』?」

看着对方说完这句话后便踏了出去、以不轻的力道甩上了门,现役人气英雄『笨久』不发一语地握紧了拳头。

自从将心操人使已超乎特权般的方式安置在自己家之后,对方对自己的态度便一直是这个样子,而绿谷出久也明白那人的这些行为只是故意在激怒自己,好让他能一怒之下放弃这个吃力不讨好的现状。

事情要从前几天将某个猖獗已久的犯罪集团一网打尽的案件说起,儘管当时警方并不清楚关于那个集团的「脑」的真实身分,但由于已大概掌握对方应属能操控人心的「个性」、并也针对集团本身拥有了足够的资讯,警方最终还是决定冒险一搏,召集了当今大部分优秀的英雄打算将该集团一举攻破并瓦解。

计画进行的很成功,那个犯罪集团的确被消灭了、所有的成员都一点不剩地被捕获,包括那身分一直包密到家、连下属都不知道长相与其他资讯的「脑」。

唯一的意外就是,谁也没想到那个「脑」的真实身分,竟然是他们当年在雄英高中的同期。

「心操君,你问我为什麽要这麽做,是吗?」在房门被关上的碰撞声落下后才在寂静中缓缓地开口,绿谷出久以仅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轻轻地说着宛如那人还在场的话语:「我反而才要问你,为什麽那天什麽也没做呢?」

如果使用「个性」的话,就算被发现了身分,当时也绝对能够脱身的吧。

毕竟我可就像你说的,在天真这方面一点进步也没有啊……

「……都能和我对话这麽多天了,明明有很多机会的,为什麽不直接逃呢,心操君?」

这样让我怎麽相信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心操同学了?



「……」出了房门后一眼便瞄见屋主回来时顺便买的晚饭,心操人使看着那显然不是一个成年男人吃得完的分量沉默了一下,一言不发地取走一个饭盒,直接鑽进来到这裡后自己选的房间──一间本用来敦放杂物的小储物间──食不知味地吃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番言语上不饶人、却始终没有行动反抗的矛盾模样实在是破绽百出,但紫髮的男人也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不要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如今的现状是那个天真固执笨蛋用多少牺牲与保证换来的。长期混在敌人那方也让心操人使学到了不少技能,现在的他能轻而易举地发觉周遭大部分的追踪与监视,像从他的储藏室窗口望去就有三个,这还不包括屋内的监视与窃听器,而这些不只是在监视自己、也是在监控那个强留他在这裡的绿谷出久。

就算心操人使的目的是希望自己能够罪有应得,他也无法自己逃出这裡让外面哪些人抓住自己,因为那意味着自己现在的「监视人」监管不力。

他不能牺牲对方的前途、那个为了他人可以牺牲自身许多的笨蛋英雄。

「……」

除了让对方主动放弃自己以外,心操人使别无选择。



评论(15)

热度(46)

©自言自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