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我的英雄学院》二创小说
绿谷攻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MHA】假戏真做?(出轰)

※生理期设定part4,正篇完

※绿谷出久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我对不起女孩子们




自从经过轰焦冻突然病倒请假事件后,班上与他感情最好的绿谷出久似乎变得有如惊弓之鸟一般,开始对于双髮色少年的身体状况过度地胆颤心惊。儘管在听说了当时轰焦冻的情况有多麽严重与吓人之后,一年A班全员大多都能理解绿谷出久的心有馀悸,也明白那为重要的朋友着想而不得不违背对方意愿多管閒事的这份心情。但、该怎麽形容呢……

就算身为对方最亲密的友人,总感觉、还是做得太过火了一点。

除了自那天开始「顺势」地养成每天早上都特地上楼到轰焦冻的房门口接对方一起去上课的固定行程外,绿谷出久甚至自动包办了照三餐提醒对方吃药的工作。同时还把復原女孩开给双髮色少年的禁忌食物清单背得比本人还要熟悉,导致每天午餐时间时,那几个与他们一起吃午餐的固定成员总是会听到类似以下的对话。

「轰同学,你怎麽又吃冷荞麦麵了?復原女孩不是说过,以你的身体状况最好少吃点冷的东西吗。」

「……可是热荞麦麵吃腻了。」就算习惯性地面无表情,旁人还是能从轰焦冻的语气中感觉到他明显的委屈与不悦。

「也不一定要吃荞麦麵吧……唉,没办法,那至少喝点热的吧。」雀斑少年说着便将自己套餐裡的味噌汤放到对方的托盘上。

热衷于和食的轰家小少爷顿了下,安静地点点头。

「……」

丽日御茶子、蛙吹梅雨及叶隐透突然觉得对面有点亮,儘管那互动是存在于他们班上其二最优秀的男性同学之间。

……不,就是因为那种相处模式是发生在这两个人身上,才更显得很不寻常啊!

心情複杂地看了眼似乎什麽也没感觉到、泰然自若地吃着自己的午餐的饭田天哉,不需要顾虑自己的表情会洩漏思绪的叶隐透直接朝着轰焦冻开口:「轰同学的感冒还没好吗?」

「嗯?啊、那是──」

「虽是好了,但復原女孩好像担心会有后遗症,所以还需要注意几天……呃、是这样对吧,轰同学?」

「嗯。」轰焦冻只是爽快地点头。

「……」我并不是问你啊,绿谷同学。

叶隐透再度庆幸自己不用控制表情,否则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内伤。

儘管绿谷出久只是因担心轰焦冻的祕密被发现,才会紧张得反射性替当事人回答了早就套好的解释。不过对于不知内情的叶隐透而言,只觉得雀斑少年的举动完全是不小心失言后再欲盖弥彰──儘管她仍不确定这两个人想隐瞒的是什麽,因此联想的方向也有些偏颇。

「……小绿谷知道得真清楚呢。」自称想到什麽说什麽的蛙吹梅雨很快地将话题接了下去,且开口便直捣嘈点的核心,然而她那青蛙般的冷静模样也令人分辨不出这句话究竟真的是她随口说出、抑或其实是刻意在暗示着什麽。

「咦、咦?」不过绿谷出久的反应倒是可疑到,就算本来没有那个意思的人看了都会开始起疑心:「呃,也还好?毕竟每次都是我陪轰同学去保健室的嘛,啊哈哈。」

嘴裡还有荞麦麵而无法说话的轰焦冻只再次以点头回答。

「……」坐在绿谷出久正对面的丽日御茶子完全不知道该怎麽把对话接下去,她光是努力让自己的脸上不要出现怪表情就费尽全力了。

「老实说身为班长与好友的我也很想跟你们一起去,只不过……」

「没关係啦,饭田同学,当班长的事情很多、很忙的吧。」

「嗯,别在意,况且现在也差不多都没事了,其实我也可以自己去找復原女孩──」

「唔、抱歉轰同学,都是我太多管閒事……」

没料到自己说的话反而让绿谷出久有这种反应,轰焦冻立刻愣了一下,但反驳却没有丝毫犹豫:「没有那回事。」

「咦?」

「没有那回事。」一年A班公认的高颜值神色认真地重複强调了一次,异色双眸直直地看向被意外情绪佔满的绿瞳。

绿谷出久一呆,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搔着后脑朝对方露出不好意思的傻笑。

「……」

坐在长桌另一边的女孩子们一同觉得自己的第六感天线似乎侦测到了什麽。

然而佐证不足,还有再继续蒐集证据的必要。

不约而同地决定继续培育八卦嫩芽的女孩们还在思考着到底该趁胜追击、还是等下次出现合适的时机再继续进攻,突然便有一人悄然靠近了他们的餐桌,以恶劣却也称不上失礼的语气兀自介入他们稍停的对话中:

「喂,你。」

只见刚吃完午餐的爆豪胜己端着托盘站在桌边,视线直直地盯着坐在走道旁的轰焦冻,心情不是很好似地皱着眉:「这週的讲习应该没有要请假吧?」

「小胜?」有点意外那暴躁的青梅竹马竟会特地跑来确认这种事,绿谷出久惊讶地看向正不耐地等着某人回答的爆豪胜己,再将视线转向还慢条斯理地将嘴裡的荞麦麵吞下肚的轰焦冻。

「不用担心,我会去讲习的。」双髮色少年抬头看向问话的那人,不咸不淡地回答。

「担心个屁!是因为你如果请假,会被委员会的那些人问到烦的人可是我啊!」要不是手上还端着东西,爆豪胜己可能就会直接往这在他看来正用着冷漠的挑衅表情胡说八道的人脸上炸下去。

「啊,对了轰同学,我这週也有实习,乾脆就一起出门吧?虽然方向不一样,但还是能一起走到车站,小胜也一起──」

「蛤?谁要跟你们成群结队的,老子又不是没有腿不认得路。」表情马上变得更凶恶,爆豪胜己狠狠地瞪着那从小到大温柔都多到用不完的青梅竹马:「我是不知道笨久你在和这一半一半的傢伙玩什麽噁心的游戏,但别把我也扯进去。小心你们要是因此而鬆懈的话,会被老子一脚踩成渣。」

刺蝟头少年说完又咂了下嘴,忿忿地转身大步离去。

「呃,什麽意思?咦,小胜──」

相较于绿谷出久的满头问号、轰焦冻那不知是无所谓还是没反应过来的淡定、以及饭田天哉全然的状况外,另一边的女孩子们则是因这一齣开始对爆豪胜己感到肃然起敬。

真是精闢的吐嘈──!该说真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吗,居然能如此率直地戳中要点──!

「什麽嘛,真是的……」不满地皱眉看着青梅竹马头也不回的背影,绿谷出久小声地埋怨几句,随后才想起来午休已剩没多少时间、但自己面前的午餐还没吃完,连忙慌慌张张地加快进食速度,途中好几次差点摔了筷子。

「……週末早上8点,宿舍门口见?」

而正当绿髮少年粗鲁且食不知味地将还有大半碗的亲子丼胡乱塞进嘴裡时,却听见身旁的人以不大的音量抛来了一句,突兀的时机令正专心吃着饭的少年愣了好几秒才意会对方想表达的意思。

「啊……嗯!」

绿谷出久很快地回以微笑,让听见回答想转过头回应的轰焦冻视线直接撞进那愉快且温和的笑意之中,一时之间措手不及,反射性地从那对绿瞳底下逃开,转而死死盯着已被自己清空的餐盘。

「……」

儘管两人对话的音量不大,但仍是隐约能被就坐在他们对面的女孩们听见,配上眼前的互动,几乎令人产生看得见对面的背景飘着梦幻粉红色泡泡的错觉。

于是为了规避伤害,丽日御茶子微笑地捧着不久前才自我确认过的少女心进入入定模式。而蛙吹梅雨及叶隐透则是忍住摀眼的冲动,十分有默契地定下绝对要弄清楚这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什麽事的决心。



然而相当令人意外地,将绿谷出久与轰焦冻的事情当作八卦在晚上的女孩子聚会提到时,反应最激烈的人竟是向来冷静而果断的八百万百。

「咦!轰同学与绿谷同学吗!」

看着激动得站起来的马尾少女快速浮现红晕的双颊,很快地理解到某些事的丽日御茶子不禁感受到一股悲伤的亲切感。

「咦咦,原来他们是那一边的人吗?真意外!」最是热衷于八卦话题的芦户三奈,反倒因太过震惊而没有多馀精力感到兴奋,只顾得上掩嘴惊呼。

「还没有确定他们真的就是那样吧……」十分不擅长各式恋爱话题的耳郎响香试图冷静地分析,希望自己的好友们不要因为奇怪的话题冲昏头。

叶隐透立刻挥动手臂跳了起来,儘管在旁人看来就只能见到那T恤的短短袖子在摆动而已:「那是因为小响香你没有亲眼见到!看了就懂了,那样的互动谁相信只是男人间的友情!」

「小透说得完全正确。」

「咦……居然连小梅雨都这麽说……」

「──小响香你是什麽意思啦!」

无视差点离题的叶隐透与耳郎响香之间的争执,紫红色皮肤的少女终于从惊讶当中恢復,真正意识到现在正在讨论的话题究竟有多麽刺激:「什麽意思什麽意思,他们做了什麽?小梅雨小透小茶子快告诉我!」

叶隐透闻言立刻僵住。

「……啊……真不想回想起来……」就算看不见她的表情,也完全能感受出隐形的少女究竟有多麽不情愿。

「嘛,还是我来说吧。」瞄了一眼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丽日御茶子,蛙吹梅雨眨着大大的蛙眼,试图以话题吸引住芦户三奈的注意力。

单纯的粉红女郎立刻咬饵上钩。

「……咦──咦咦咦──太可疑太明显了吧,他们是完全没有打算隐瞒的意思吗?天哪,真大胆。」听完青蛙少女简略地描述这几天、尤其是今天中午所发生的事情,芦户三奈激动又兴奋地扭动身体,一脸好奇又意犹未尽的表情:「虽然他们自从职场训练后感情就变得不错,但没想到竟然是那样的关係……」

「不过真正开始变得可疑也是最近的事情吧。」蛙吹梅雨点着唇思考:「自从上星期小轰生病后──」

「……不,我觉得、应该是更早……应该从般进宿舍之后就开始有徵兆了。」

冷静的青蛙少女难得地露出明显的讶异表情,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褐髮少女:「小茶子?」

知道对方在顾虑自己,丽日御茶子向蛙吹梅雨勾起微笑表示自己没有问题,神色如常地加入讨论:「临时执照考试前、大家都在忙着练必杀技的那几天……好像有一阵子笨久同学和轰同学的对话特别少?虽然我当时是觉得大家都已经因为训练累得不想讲话了才会那样,但现在仔细想想……那种状况比较像是、尴尬?」

「咦──?我都没有注意到呢。」怎麽回想也取不回一个多月前的记忆,芦户三奈无奈地抓着后脑勺,双眸中却闪烁着更明显的光芒。

「……这麽一说好像是,而且他们虽然不说话,却还是总看见他们待在一起。」反而是耳郎响香被丽日御茶子的描述勾起了记忆,表情渐渐变得有点微妙。

「没想到,轰同学竟然……」尚未完全调适好心情便受到新讯息的轰炸,八百万百一时半刻还无法恢復有条理的思绪,依旧皱眉按着额心。

「竟然从这麽早就开始有徵兆了吗……但再怎麽说,这些都只是猜测而已喔。」歪着头做出总结,蛙吹梅雨语不惊人死不休地继续说着:「那麽,我们要去确认小绿谷与小轰之间是不是真的那麽一回事吗?」

「……咦?」其馀五名女孩子一齐愣住。

最机灵的芦户三奈也是率先回过神来的那个:「要要要!我想知道!要怎麽做!」

「嘓……直接问?」

「不行啦,要是他们死不承认怎麽办!这种事应该要旁敲侧击!」叶隐透跳起来提出异议。

「那该怎麽做呢?」

「先从他们身边的人下手,例如饭田同学──」

「唔,可是小饭田那麽认真,他会说吗?」蛙吹梅雨举手表达对人选的疑虑:「我觉得他是那种如果答应过不说、就绝对会认真保守祕密的人。」

「比起拐个弯去问饭田,我想不如直接去逼问绿谷还比较快呢。」想像了一下两个人被逼问的可能反应,耳郎响香认为谁是比较好套话的人这种事应该显而易见。

「嗯……笨久同学很不会说谎呢。」丽日御茶子心情複杂地附议。

可以的话……其实,还不太想这麽快面对现实……

「……」和褐髮少女的心情几乎同步的八百万百只希望朋友们别提议要去问轰焦冻就行了。

「唔……真有道理。」透明少女觉得被说服了。

「好!既然决定了,那我们就走吧!」擅自做出结论的芦户三奈愉快地跳起来朝半空中挥拳,做出加油的手势。

「咦?走、走去哪?」就坐在旁边的摇滚少女吓了一跳。

粉红头髮的活泼少女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去问绿谷啊!他现在应该在房间了吧?」

「啊?」在场的众女孩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是否漏听了几个步骤。

「──现在?!」



应敲门声而旋开门的瞬间,绿谷出久立刻被眼前的这番大阵仗吓得倒退一步。

「咦?芦户同学、蛙吹同学和叶隐同学?咦、咦?还有丽日同学、耳郎同学跟八百万同学也在?怎麽回事?发生什麽事了吗?」

「抱歉这麽突然,小绿谷,不过我们有点事情想问你。」赶在绿谷出久变得更慌乱之前开口直奔主题,蛙吹梅雨偷偷拉住兴奋过头的芦户三奈,以防她按耐不住地失控:「可以的话,能让我们进去裡面说吗?」

「啊,呃可以是可以……只不过现在──」

「绿谷,出了什麽事吗?」

由房间内传出的熟悉嗓音,令毫无相关心理准备的女孩子们一秒通通僵在了门口。

「啊,轰同学,是蛙吹同学她们好像有事情找我……咦,蛙吹同学?你还好吗?……呃其他人也?……大家?」正想询问女孩们来访的目的,绿谷出久却发现就在自己分神的这几秒钟内,来访的几人便像是受到什麽极大惊吓似地张大嘴伫立原地,带着震惊的目光一致朝雀斑少年的房间内望去,对于房间主人的叫唤毫无反应。

顺着女孩们的视线跟着往回看,却没发现什麽不对劲的地方,绿谷出久既困惑又担心,在加上前不久才发生了轰焦冻倒下的事件,他差点就忍不住往类似的方面联想。

要是女孩子们再晚个几秒钟回神,可能他真的会想打电话给相泽老师了。

「……呃……笨久同学……」看得出男性友人的慌张,丽日御茶子十分善良地奋力挤出一点声音。

「欸?是、是!怎麽了吗,丽日同学?」

「绿谷同学……轰同学现在、在你房间吗?」八百万百气若游丝。

「呃,对啊,八百万同学有事要找轰同学吗?」

「……嘓……问不出口了……」

「咦?蛙吹同学你说什麽?」儘管女同学们看来似乎没有大碍,但对于绿谷出久釐清现状仍是一点帮助也没有。

「……啊啊!我受不了了──!」粉红色头髮的少女终于跳起来大叫,暴力地打破这微妙的气氛:「绿谷──!」

「啊、欸?是、是的?」虽然不清楚怎麽回事,总之他反射性地举手了。

「──你!和轰是不是在交往!给我说!」

「……」、「……」

听见门口的骚动而想来看看发生什麽事的轰焦冻,好巧不巧地在芦户三奈吼出这句话时走到绿谷出久身边,于是便维持着步行到一半的姿势、以耐人寻味的站位与被指定答题的某人一起石化在房间门厅。

「啊,是轰同学。」叶隐透对于这个巧合表示赞叹。「既然如此,你们两个人就一起回答吧。先说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呃……」还在僵直状态的绿谷出久好不容易才能吐出一点声音:「我比较想知道……为什麽会有这种误会?」

而站在雀斑少年斜后方的轰焦冻则只是在听见这句话后淡然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都闪到比我的必杀技还亮了还好意思说是误会!」隐形少女气得跳上跳下,只见短T的袖子激动地不断晃动:「难道你是要说男人的友情就是那样的吗?在对方需要的时候把自己的味噌汤让给他?」

「我还听说绿谷你每天早上会特意绕路接轰一起去上课!」芦户三奈接着举证。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绿谷这学期开学以来,已经替小轰跑腿过好几次了对吧。」终于恢復正常思考能力,蛙吹梅雨以看不出在想什麽的冷静表情加入了「战局」:「如果不是大家都很了解你们,还会以为除了小爆豪以外、小轰也在欺负小绿谷呢。」

「啊……那些只是……」

「哪会有人会只是因为担心朋友就把对方的病况记得比本人还清楚的呢……那也太奇怪了吧……」觉得强迫别人出柜好像不太妥、却也觉得当事人实在是没有自知之明得令人看不下去,耳郎响香忍不住缓慢又小声地帮腔:「还有,轰都不觉得这样奇怪这点也很奇怪啊。」

轰焦冻看着以微妙眼神望向自己的耳郎响香,像是没接受到对方的讯息似地完全没有表情变化,只是缓慢地眨了两下眼睛。

「欸……耳郎同学,我只是──」

然而就在绿谷出久还在绞尽脑汁地打算针对女孩子们的「指控」给出解释与反驳,一直都没有反应的高富帅少年便毫无预兆地开口了。

「好吧,你们猜得没错,我是在和绿谷交往。」

「──!」不知是因当事人比预想的还快承认、还是由于说出这句话的人竟是她们都没有把握会说实话的轰焦冻,少女们一时之间全因太过震惊而再度被定格在原地。

「呃?欸欸欸!轰同学──?」理所当然地,绿髮的少年更是极度地错愕。

看向满脸问号与惊叹号交杂的绿谷出久,轰焦冻回应对方的依旧是看不出在想什麽的淡然表情:「继续硬瞒下去也没有意义吧,反正这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需要当作『祕密』的事情,之所以没有特地告诉大家只是因为怕麻烦不是吗……不过现在既然大家都猜到了,那也省事多了。」缓慢地说着,长相标緻的少年眨了几下眼睛,比起理直气壮、看起来更有种无辜的感觉。

「……唔,轰同学是这麽想的话,那我也无所谓……呃,对,总之就是这麽一回事。」绿谷出久后面的这句话是对着再次在他房门口变成石膏像装饰品的女孩们说的。

「……这样你们满意了吗?」虽然轰焦冻并没有想要发脾气,但太简洁的语气配上没什麽情绪起伏的冷漠表情,还是让女孩子们觉得她们似乎真的惹班上的斯文帅哥生气了,吓得不敢再多说话、只乖巧地点头。

「那麽、晚安──绿谷,刚刚我们说到哪儿了?」

「欸?是讲到有关轰同学──呃抱歉大家,今天就先这样了吧,你们也早点睡喔,晚安。」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男友」头也不回地再度走进自己房间,绿谷出久连忙朝还在门口的女同学们抱歉地笑笑,打完招呼后才准备掩上房门。

「……虽然我想你们应该不会不知道,但还是提醒一下好了,宿舍规定不能在别人房间留宿喔,相泽老师会查勤的。」为避免发生可怕的事,叶隐透觉得自己还是多嘴一下比较好。

雀斑少年听得愣了一下,脸一红:「其实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不过这样说好像也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呃、总之,谢谢提醒。」

有些慌张地在女孩子们再次开口说些什麽之前关上房门,绿谷出久按着胸口吐了口气,面向门板做了几分钟的心理准备后,这才转身看向已经坐在铺着欧尔麦特床单的床沿上、沉默地望着自己的漂亮少年。

「……轰同学、为什麽要说那种谎呢?」他无奈又疑惑地皱着眉。

表情终于有了明显的变化,轰焦冻满脸歉意地低下头:「抱歉,因为再这麽问下去的话,我怕会被她们发现你是因为我出血期的关係才做了那麽多……但把你拖下水撒这种谎好像算是恩将仇报吧,对不起。」

对方的这副模样反而让本来就没有在怪罪的绿谷出久更紧张与慌乱了,甚至因太过激动而涨红了脸:「不、不会啦!我是不介意这种事,反而是轰同学这样没关係吗?只是为了隐瞒『个性』的祕密就跟男人假交往什麽的──」

「……这句话的问答对象好像反了吧?」儘管还是觉得对不起对方,但绿髮少年的这种过度为他人着想的态度也让轰焦冻有点无言,忍不住有点失礼地打断这人的话:「该问这个问题的人是我才对。明明是我的问题,却要绿谷你陪一个男人假交往什麽的,你就不在意吗?

「──你这个样子要我怎麽说出口,其实我是想和你真的交往呢?」

原本想马上回答自己并不在意,绿谷出久在听清楚对方后面这句话到底是什麽意思后,张着的嘴却一下子忘记自己本来想说什麽了。

「……呃、咳!什、什麽?」

「……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这句话说出口后,轰焦冻白皙的双颊立刻浮现明显的红晕,视线看地板看旁边的欧尔麦特周边就是不看向绿谷出久,因此没有发现对方的脸已经比自己还要红。「不过要是没有听见耳郎那句话,我或许也不会想要把这种事说出口吧……」

双髮色的少年搔搔脸,异色双眸依旧没有转向他的告白对象,迳自在对方开口以前接着说了下去:「虽然这些话由我自己来说有点奇怪,但是……耳郎说的是对的吗?如果你对我没想法,是不会做这些的……是吗?」

这只是一个当事人与旁人都未曾意识到的盲点。因为从小家庭教育特殊,基本上很少与同龄人互动、更没有交过朋友的轰焦冻,其实对于朋友之间的互动究竟该到什麽样的程度没有概念,儘管他能辨认自己的这份心情与一般的友谊不同,却迟钝得无法从他人的行为中解读出对方是将自己视作什麽样的存在。而绿谷出久又是个很容易忘乎所以的人,若没有旁人提醒便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变本加厉而不自知,因此在轰焦冻对他的「关心」没有太多反应的情况下,他的所作所为才会逐渐升级变得引人遐想。

而这是不是正好能证明,绿谷出久对于他也是一样的心思?

忐忑不安地想着,在冲动驱使下将告白说出口后的轰焦冻在周遭空间陷入沉默时才开始思考,要是绿谷出久只是对朋友特别好的那种人该怎麽办。仔细想想还真有可能,看看他为了那感情交恶的青梅竹马就做了多少事情──

「……抱歉轰同学,我想、我可能没有办法用确切的是与否回答你这个问题,毕竟我的目标是成为能够帮助所有人的、最棒的英雄──」

低着头的双髮色少年咬紧了下唇。

「──但,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是吧,否则……我也不会在实习途中却满脑子想着轰同学的事,这行为也太不像个英雄了、对吧。」

见对方在听见自己后半段的话便唰地抬起头,绿谷出久忍住将视线转开的冲动,含着无奈又害臊的笑意望进那双漂亮的异色眸:「别擅自告白完之后自顾自地陷入沮丧啊,轰同学,也留点时间让人说完回答嘛。

「──之所以说不介意和轰同学假交往,就是因为我喜欢你啊。」语毕瞬间便觉得房间内温度似乎上升了几度,绿谷出久咳了声压下躁动,目光却仍不受控地转向旁边:「当然要是能真的交往,我是更求之不得。呃,所以……那个……」

「嗯。」不擅长做出表情的精緻脸庞在它的主人没有意识到时已漾开笑容:「所以这时候应该要说……『请多指教』?」

令听见回应便下意识转回视线的某人立刻因眼前的画面遭受迎头重击,好的那一种。

「……嗯、嗯!请多指教,轰同学。」



在芦户三奈与叶隐透的努力下,隔天早上一年A班全员便都晓得绿谷出久与轰焦冻正在交往的事了。

而其中,对于这个事实反应最大的有两个人。

「哇呼──!太好啦班上的优质帅哥内销了──!直男鲁蛇的大胜利!竞争对手减二!谢谢基佬谢谢世界!」峰田实的欢呼与吼叫就连三个教室外的走廊都听得见,且根据上鸣电气的证词,他似乎是从宿舍到校舍的沿途都保持着这种状态。

另一方面,身为绿谷出久青梅竹马、却死都不承认自己可以在对方的婚礼上坐男方亲友桌的爆豪胜己则是反常地安静,毫无动静到坐在后方的青梅竹马这整天随时都在为自己的小性命战战兢兢。

不过若雀斑少年有勇气绕到爆豪胜己面前、并有足够时间看清对方藏在浏海阴影下的表情,就会发现他的脸上其实写满了这几句差不多涵义的话:

『我靠笨久居然是基佬。』

『靠老子认识了这麽久的傢伙居然是基佬吗!』

『难怪他们两个感觉那麽讨人厌,原来就是因为是基佬。』

『……笨久是基佬干老子屁事为什麽我要这麽在意!』

『话说搞基就搞基,为啥偏偏是和那个一半一半的……不对,他和谁搞基干老子屁事啊!』

越想越暴躁的爆豪胜己忿忿地踹了自己的桌子一脚,用力啧了声,没有注意到自己背后的某人因他的这些动作而抖了很大一下。

「……该死!」

要是这两个废物因为谈恋爱变弱的话我可饶不了他们!




────────────────────────────────────────────────

绿谷出久的痴汉行径害我整个大爆字啊浑酱!

虽然正篇完结了,文本裡面还会有番外篇喔(*´∀`)~♥

而且也不排除之后生理期无处发洩时会再拿这个PARO出来玩玩(欸#

我继续去开车啦(飞奔


评论(10)

热度(148)

©自言自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