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我的英雄学院》二创小说
绿谷攻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MHA】当念想交会并擦肩而过(下)(出轰)

※这是生理期设定第三篇的下半部

※洒狗血不用钱

※觉得绿谷出久好可怕

※专有名词翻译是儘可能使用东立出版社的翻译

※上次发的时候忘记说,生理期这系列已经确定会出成本子囉,详细请看文末

※预告,下一篇完结




实习结束回到宿舍时,绿谷出久一踏进交谊厅便焦急地左顾右盼,发现找不着今天整天心繫的人影后,那不善隐藏心事的脸庞立刻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担忧表情。

「饭田同学,轰同学他……已经回房间了吗?」看向高兴地边打招呼边朝自己走来的友人,绿髮少年却是以有些失礼的方式噼头问了自己在意的事,甚至顾不上回应对方的问候与关心。

「嗯?对啊,你找他有事吗?」但幸好认真而迟钝的饭田天哉似乎没有注意到好友的反常,只因这预期之外的话题而有些困惑且反应迟钝地眨了眨眼:「今天他身体好像不太舒服,没事的话别去打扰他比较好。」

「咦,变得这麽严重了吗?」绿谷出久吓了一大跳,原来的担忧更变成了惊慌。对他而言,饭田天哉的这番话不只代表了轰焦冻的身体状况可能比绿谷出久原本所预想的还要糟糕,更暗示那总爱逞强的双髮色少年此刻八成已经连演戏的力气都没有了,否则不会如此明显地被看出身体不适。

毕竟,那位家庭状况特殊的小少爷似乎是非常认真地看待团体活动与同侪交流,儘管总是一脸冷淡又无所谓的模样,却几乎不曾特立独行脱离班级团体过,甚至会为了班上同学的无谓玩闹而延后自己本来的睡眠生理时钟,像这样独自一人先回房更是他们入住以来的第一次。

而反射性地将惊叫脱口而出后,绿谷出久瞬间便后悔了。

「原来绿谷你早就知道轰感冒了吗?怎麽不早点告诉我们啊,大家还为了临时执照的事情担心老半天。」就坐在一旁沙发上的上鸣电气听见这边的对话,立刻转身加入其中,语气轻快得彷彿他本来就参与在这对话当中,就算是这般带有些微怪罪的句子也丝毫没有尴尬感。

「欸?感、感冒?轰同学这麽说的吗?」正想着该以什麽藉口解释自己知道轰焦冻身体状况的原因、又不会令其他人起疑心,雀斑少年对于那意料之外的「原因」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脑中刚浮现的解决方案非但派不上用场,反而做出了更加可疑的反应。

「……对啊,怎麽了吗?」原本正与上鸣电气聊天的切岛锐儿郎和濑吕范太也跟着转过头来,正好看见了绿谷出久原因不明的错愕与狼狈。

此刻的绿谷出久连想咬掉自己舌头的心情都有了。

「啊,呃……没什麽啦。其实我只是这几天一直觉得轰同学看起来不太舒服而已,也不确定是什麽原因,但感觉他好像不希望别人问所以……轰同学应该也不知道我看出来了吧哈哈哈。」紧张地抓抓头,绿谷出久的笑容非常僵硬,视线不受控制地看向地板:「这样啊,原来是感冒吗……」

没有察觉绿髮少年的心虚,几名少年听了这番话仅是理解地点点头。

「也是呢……换成是我的话,也会不知道该怎麽开口啊。」设身处地将自己带入对方的情境去想像,自认也会做出相同选择的切岛锐儿郎笑了笑,感叹着:「今天轰在解释的时候也看起来有点困扰……听八百万说,他可能是因为不想请假才瞒着大家的,真是个男子汉呐。」

「这样吗,很像是轰同学会做的选择呢。」饭田天哉点点头,用力地做了一个其他人都不明就理的手势。

「要不是爆豪跑去逼问……唉呀,或者该说是挑衅?或许大家就会一直以为是没考上临时执照的关係呢。这麽说来……我们也该感谢那个爆杀王囉?」耸耸肩,濑吕范太以开玩笑般的口吻说着,戏谑地一笑。

「咦?小胜跑去挑衅?」

「对啊,毕竟他们两个是落榜同伴嘛,就这方面看来也就他最有底气去了。」上鸣电气随意地指了指刚从不远处的食堂走过来的爆豪胜己。

「你说谁跟那个一半一半的傢伙是落榜同伴啊放电白痴──!」听得一清二楚的爆豪胜己立刻炸锅。

「全雄英一年级英雄科不就两个人还没拿到临时执照而已吗,你说还有谁呢。」濑吕范太从沙发上站起身,帮腔。

「闭嘴酱油脸──!」

「……我还有东西要拿给轰同学,那我就先上去了。」

「……嗯,晚点见啦。」、「也麻烦你顺便帮我们慰问一下轰同学。」

无奈地看着突然变成一团溷乱的现场,绿谷出久向还没被捲进吵闹中的切岛锐儿郎和饭田天哉打了个招呼,便打算绕过还在打闹的三人走向电梯。

不过当绿谷出久经过那区溷乱的边缘时,似乎感觉到他的竹马若有似无地将视线往他与他手中的提袋扫了一眼。

但那感觉实在是太暧昧了,况且就在他走过时,那区吵闹风暴不只没有停顿、更直接扩大且波及了切岛锐儿郎。因此雀斑少年很快地将刚刚的隐约知觉当做错觉抛诸脑后,迳自按下了电梯的上楼键。



儘管早早就回到了房间,轰焦冻却迟迟没有办法躺下入睡休息。

白天那一番生理与心理上的折腾已经彻底将双髮色少年的体力消磨殆尽,虽说在经过中午那场闹剧后,已差不多解决了那一直被轰焦冻放在心底、如同蚂蚁咬一般令他心神不宁的、对于秘密可能被拆穿的忧虑,使他得以放下心中的其中一颗大石。殊不知,应付那突发状况本身却也耗费了比轰焦冻本人预想中更多的精力,一旦回到寝室放鬆下来,紧绷了一整天的神经所带来的反馈便瞬间涌现。

勉强将书包放在应在的位置后,连制服外套都还没来得及脱下的轰焦冻便直接虚软地坐倒在牆与书桌形成的角落,失去力气的上半身侧靠在书桌腿边上,全然动弹不得。

「!」

出乎意料的状况令本就不太擅长应付突发事件的少年立刻陷入惊慌,再加上这是他第一次碰上自己的健康状态低落至如此的状况,更加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然而,由于顾虑着那难以启齿的秘密,轰焦冻却也无法任意呼救或请求帮助,只能强作镇定地深吸几口气,毫无帮助地将视线转向天花板的主灯,看着那几乎照得自己眼花的白光,希望这无法行动的状况能在休息几分钟后自行退去。

于是疲惫又无能为力的少年就这麽在那个角落呆坐了一个小时。

「……」几近绝望地看着自己仍然毫无反应的手指,轰焦冻这下子真的不知道还能怎麽做了,甚至连脑中那害怕的感觉都变得有些迟钝,渐渐地一片空白。

惟独不能闭上眼的坚持特别清晰,彷彿大脑下意识地明白,如果自己就此失去意识,情况只会更糟。

眼下,似乎仅剩下求救的选择,但少年同时也慌张且后悔地发现,他不确定此刻的自己还能不能发出足以让门外的人听见的声音来。

「……有人——」

「轰同学,你睡了吗?」伴随着敲门声的礼貌问句打断了他沙哑的呼救,时机巧合得几乎令人怀疑说话之人是否明知房间内发生的事情。

轰焦冻反射性地倒抽了一口气,但并非是受到了惊吓、却是因为在那瞬间一齐涌上了太多种激烈的情绪。

他根本不用分辨,便明白那是自己已经整整一天没听见的声音。

……只是一天没听见那人的声音而已。

少年直至此刻才明白,原来仅凭想念竟便可深刻到如此程度,就算只是听见所思之人一句简短而无多大意义的话语,就能宛如滴入心湖的一抹色彩,瞬间便扩散充盈满所有思绪,再也容不下其他。

再加上生理上的不适,令此刻的轰焦冻心理状态异常脆弱而敏感,就算这思绪放在平时也是能装模作样地按耐下来的程度,现在他却无法顾及颜面与理智、无从再考虑其他。

脑中只容得下,他心心念念的那人。

「……绿谷?」



提着东西来到轰焦冻的房门前时,绿谷出久这才开始感到迟来的犹豫且退缩,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

本来,自己做的这些事就不是对方要求的、也没徵询过对方的意愿,儘管绿谷出久有足够的信心自己所提供的这些能带给对方帮助,但会不会反而也是种负担?会不会对方根本不觉得需要这方面的帮助?

况且轰焦冻现在很有可能早已入睡休息了,现在去找他会不会只是种打扰?或许反而造成了困扰?更可能越帮越忙?

想到提供相关资讯的前辈也提过当时的女性友人最主要的要求是「滚开!」,绿谷出久越加觉得自己的作为只是鸡婆与自我满足,完全无法自我感觉良好地说服自己这是温柔。

但他却也无法就此放弃、转身回房。

明面上能说出的理由有很多,例如东西都买了不用很可惜、都来到门口了做为朋友也该慰问一下不舒服的对方、饭田同学他们也拜託自己来看看对方的情况,不过绿谷出久非常清楚、却也不敢承认,真正令他鼓起勇气敲门的原因只有一个。

仅是想要看看那个自己今天想了一整天的面容。

就算没能对话也没关係,他只是想要看看那连大面积伤疤也遮掩不了其光芒的漂亮异色双眸罢了。

「轰同学,你睡了吗?」鬼使神差地,其实根本没在门前站多久的绿谷出久最终仍是伸出手在门板上敲了几下。

「……绿谷?」不知是因为隔着门板、还是对方本来就用着较小的音量回话,那声稍迟才传出的回应弱得几乎听不见。若不是绿谷出久早已做好了对方可能已经就寝的心理准备,因而特别专注地听房间内的动静,都可能便就此忽略。

「欸?轰同学,你在睡觉了吗?我吵醒你了吗?」马上联想成对方可能是刚被吵醒,才会不想或发不出太大的声音,绿谷出久瞬间紧张了起来,愧疚地绞紧了手中的布袋提把:「对不起,我听饭田同学他们说你今天很不舒服,所以就忍不住想来看看,也想顺便把今天买的东西拿给你,这些听说是能缓解那些症状的──」

「……绿谷……」儘管绿髮少年因紧张而不自觉地放大了音量、自顾自地在那霹哩啪啦讲了一大串,却仍然神奇地没有遗漏从房中传来、根本已被他的声音盖过的微弱呼唤。

「啊,对不起轰同学,我太吵了──」

「……进来吧。」

「咦?」

「……门应该……」这句话说完后房间内的那人突然便陷入沉默,绿谷出久本以为对方是在等自己说话,正准备开口打破沉默时才听见轰焦冻以接近气音的微弱声音接着说了下去:「……应该……没锁。」

站在门外的雀斑少年终于察觉出不对劲。

「……轰同学?你还好吗?」逐渐在心中膨胀的负面推测与不好的预感,促使绿谷出久立刻以失理又粗鲁的方式旋开门把冲进房间,全然将原先对方可能只是在睡觉的推测抛至脑后。

况且在他看见房中灯光大亮、榻榻米上完全没有寝具一类的物品、甚至不见呼唤自己那人的人影后,那些繁琐又鸡毛蒜皮的顾虑便更无所谓了。

「轰同学?」雄英提供的房间虽在国内学校宿舍中算数一数二的豪华,但也仍是进了门便能一览房间全貌的坪数,因此当绿谷出久发现自己找不到应在房中的房间主人时,实在不知道自己是紧张多一点、还是害怕多一点。

该不会……不是因为不舒服,是有什麽人的「个性」才会……敌人联军又入侵了?而这次的目标是轰同学……!

幸好在绿髮少年的思考开始逐渐由「轰同学失踪了?」偏向「轰同学被绑架了?」之时,他终于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微弱地呼唤。

「……绿谷、这边……」

然而他循着声音看见了那人时,并没有令他的担忧与紧张减少半分。

「轰同学?你怎麽了!」

「……只是动不了……我想。」虽然其实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

「这样并不是『只是』的程度吧!」绿谷出久又好气又好笑,但对于眼前这人身体状况的忧心,让他没有多馀的心思针对这显然不擅长开玩笑的少年这句无法辨明是否为玩笑的话语做反应:「怎麽办,随便搬动好像也不太好……轰同学你等等,我去找老师──」

等轰焦冻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那本应动不了的手却已经勾在了对方的外套衣摆上。

「等等。」努力地放大却不见成效的音量、与意识到自己的微妙举动的双重尴尬加成下,少年颊上无法控制地浮现了明显的红晕,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放弃把这句害羞到连自己都不认为自己会说出的话语说完:「……不要走。」

「咦,轰同学?」因这出乎意料的发展而愣住,绿谷出久的表情瞬间一片空白。

而心思因身体不适而连带地偏向负面的轰焦冻显然误解了对方这反应的原因,慌忙鬆开手,并像是想将自己更往角落裡塞地低下头,宛如一隻发现自己做错事的家猫:「……抱歉……」

但在他的手吃力地收回来之前,却反而先被一隻粗糙而温暖的手掌抓住。

「……呃,说、说得也是呢,留轰同学一个人也不太好……还是打电话吧,我记得老师的手机号码我有存──」全然不知双髮色少年的内心纠结,只以为对方是由于不舒服才特别脆弱的绿谷出久在内心疯狂地命令自己的心跳慢下来,并重複地对自己告诫,就算对方表现得那麽……可爱?也绝对不会是因为自己,勉勉强强才能让表情保持在正常的范围,纵使有点结巴也不至于令人起疑:「……太好了,找到了。」

况且现在最要紧的是对方的状况显然是比自己想像中更不妙、甚至示弱到这种程度,现在显然不是想那些小心思的时机。

「没事的,我会待在这裡陪轰同学的。」反射性地说出自己脑中最能安抚人心的英雄台词,雀斑少年蹲下身与抬起头的对方视线平齐,露出温和的微笑。



一直都敬业到使旁人肃然起敬的相泽消太,在接到绿谷的电话求援后不到五分钟便出现在轰焦冻房间的门口,甚至还带着根本没住在学校教师宿舍的復原女孩一同前来,其效率之高不只令人叹为观止,也可靠得有如给了仍在不知所措当中的少年们一颗定心丸。

尤其是绿谷出久,在开门见到两名教师的那瞬间,这才确实鬆了口气。

「……嗯,接下来就让他好好休息吧,我虽然做了应急的处置,但这主要是精神压力与疲劳造成的,再加上正好碰到他的出血期而变成恶性循环……这种时候,睡眠与休息才是最有效的治疗。」替轰焦冻打了一针药剂之后,復原女孩再度仔细地查看了一遍少年的身体状况,确认没有其他异状后才露出无奈的微笑:「明天就让这个孩子请个假吧,相泽老师。」

坐在校医旁边的一年A班导师毫不犹豫地点头:「当然。」

反倒是身为病患的当事人听见校医与导师的对话后瞠大了眼,着急地表达异议:「咦?但是、我已经落后大家了,请假的话──」打完那一针后,他便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气有显着的恢復,发现能够以正常的音量说话后,更想就这麽从被褥中起身。

相泽消太立刻眼明手快地按住了他这顽固学生的肩头:「所谓欲速而不达,你这样的身体状况就算去上课也没办法好好学习吧,乖乖听从復原女孩的诊断。」

「……」双髮色的少年咬着下唇,转开了头。

「轰同学……」自老师们来了之后就一直在旁帮忙而不敢出声的绿谷出久终于开口,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与说服对方。

不过相泽消太并没有因为轰焦冻这近乎闹脾气的举动而生气,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把自己逼得太紧了,轰,只是临时执照而已,别把这个看得太严重。」替少年拉好被子,从事教职多年的黑髮英雄见对方的状况确实没问题了,便扶着年迈的校医从榻榻米上站起身,离开前又补了一句:「没考上临时执照并不代表落后任何人,只是你们的过程和其他人不同罢了。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本以为临时执照考试没通过的两人当中,最该担心的是自尊心过剩的爆豪胜己,但相泽消太此时才发现自己似乎错了……比起自尊膨胀却灵活的爆豪胜己,冷静理智却固执得接近鑽牛角尖的轰焦冻反而更容易看不开。

希望自己那些话能卸下少年的一部分心理负担,雄英一年A班的导师忍住了再度叹气的冲动,转而故作平静地看向仍待在轰焦冻身边犹豫自己该不该留下的绿谷出久:「如果没事的话,你也早点回房间吧,绿谷,我的查勤可是从不会放水的。」

「啊,是!那我也──」

「先让那孩子待着吧,反正也还没到就寝的时间不是吗。」微笑地打断少年的应答,復原女孩有些无奈地瞄了身边这在她看来仍然年轻的教师一眼,转向因不知所措而僵在原地的绿谷出久,温和地说道:「麻烦你在熄灯前帮我照看你的朋友,若他的身体状况有什麽变化再立刻通知我──可以的话明天早上也来关照他一下,顺便确认他有没有好好休息。心理与疲劳所造成的影响是我的『个性』也无能为力的,只能拜託你们这些孩子帮忙了……为了他好,一定要让他好好休息哟。」

「是、是的!请交给我吧!」

将两名教师送到门口、并听完相泽消太严肃且严厉地要他注意熄灯时间的叮咛后,绿谷出久才放鬆并安心地吐了口气,怀着轻鬆与紧张相溷杂的矛盾少年情怀,拍着胸口转身想看看某病患的状况。

却见那个刚刚才被特别嘱咐必须好好休息的轰焦冻已经鑽出被窝,正半跪坐在榻榻米上,有些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身。

「轰同学!」担心对方跌倒而赶紧伸手冲上前去扶住,绿谷出久皱起眉,以带着责怪的语气困惑地开口:「怎麽了?復原女孩不是才刚说了要好好休息吗?轰同学有要拿什麽东西的话就让我帮忙吧。」

「……」

转头看着雀斑少年诚恳的表情,轰焦冻反应有些慢地眨了眨眼,几秒后脸颊才蓦然一红:「……呃,我只是、想去厕所。」

没有意识到对方脸色变化所代表的真正意义,绿谷出久仅是愣了一下,但仍是毫无心机地立刻回答:「但轰同学还是需要帮忙吧,你都站不稳了,就让我扶你去厕所──」

「……我不是单纯要上厕所。」明明是早已习惯的物品,在家裡或与知情的师长对话时提到它都已能相当地泰然自若,为什麽总觉得面对这个人率直的目光时就觉得特别尴尬且难以启齿呢?「……那个、我必须先拿个东西……」

绿谷出久花了整整十秒钟才理解轰焦冻暗示的是什麽。

并且又过三秒才决定好该怎麽回应:「……我也可以、帮轰同学拿?」然而他涨着比当事人还红的脸说出来的话却不知为何变成了疑问句。

「咦?」

「当、当然是如果轰同学不介意的话啦!我可以先扶轰同学去厕所然后──」

「你不介意吗?」这下子反倒是双髮色的少年不明所以地冷静了下来,面无表情地以单纯困惑的眼神看向这名「好友」,忍不住反问。

「欸、欸?为什麽要介意?」而回答他的却也是另一道问句。

绿谷出久此时的情绪确实是纯然的疑惑,以至于那有点失礼的反问几乎算是个未经过大脑思考的反射动作。毕竟他上个月才帮对方採买过生理用品,摸也摸个彻底了、看见那类物品会有的尴尬症也被店员大庭广众下的「讲解」治得差不多了,因此一点也不觉得如今帮对方取一下卫生棉什麽的有需要觉得介意的,反而比较在意对方会不会认为这算是种隐私而感到不愉快。

「如果是绿谷的话,我无所谓。」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出口,便已听见对方这麽回答。

「……」呃、不对,难道自己又不知不觉把脑子裡想的思绪唸出来了吗!

「……不过先帮我去厕所吧。太久没换了……我觉得、呃、不太妙。」咳了一声,轰焦冻的脸又红了。

「欸?啊、呃,好!」绿谷出久的脸再度红得像对方的红髮。

耗了一番力气才避免尴尬的两人因僵硬的动作而互相绊倒彼此,雀斑少年终于以彷彿触碰易碎品般的小心翼翼将对方送进了房间附设的厕所。然而这仅是连路途都算不上的短短距离,轰焦冻却觉得正由于对方刻意贴心的举动,导致自己的知觉方才因过度放大而有种已过了百年千年的错觉,但又在结束时瞬间产生那段时光太过短暂的惆怅。

「……」自己到底还能够病入膏肓到什麽地步?

听见门外那人的问句后才回过神来,他摇摇头将无谓的思绪甩到脑后,以冷静的语气告知对方有关生理用品的摆放位置。

而由于心情一直无法平静,在药效的作用下好不容易取回正常思考能力的轰焦冻最终仍是没有意识到,他其实拥有足够理由对某人之所以在这时间来访的原因抱有疑惑。


「啊……结果,带来的东西还是没能交给轰同学。」

依对方所述顺利找到生理用品的存放地点、并选好正确的卫生棉递给厕所中的那人后,突然意识到自己正一个人待在暗恋对象(?)房中的绿谷出久这才迟来地感到坐如针毡,慌张地左看右看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直到督见了那自他踏进门后便被丢在一旁的提袋,才勐地忆起自己本来来访的目的是什麽。

「不过,现在的轰同学比较需要休息吧……」就别再用这些小玩意儿打扰他了吧。

将其中的巧克力与罐装红豆汤取出来充做探病礼,绿谷出久又看了眼提袋中的暖暖包热水袋止痛药充气靠枕等杂物,有些遗憾地搔了搔脸。

嘛,反正已经做好笔记了,总是会有派上用场的那天的。




────────────────────────────────────────────────

上篇发文时忘记说,这系列已经决定在4月23日的湾家MHA only出成本子了,正篇将会在网路上全部放出(下一篇完结),而本中会另外收录一篇R18的番外,正篇含番外整本字数约三万五,售价暂定180台币(可能变动)。

但由于找不到合适的代理,这本目前只开放湾家场贩与通贩,若有其他地区的小伙伴想要购本就可能要麻烦各位自行去找代购了,真不好意思(つд⊂)

刊物资讯:台湾同人誌中心 

最后,谢谢喜欢这几篇奇异脑洞文的大家。゚ヽ(゚´Д`)ノ゚。


评论(4)

热度(75)

  1. 社会你被哥自言自语 转载了此文字
  2. 社会你被哥自言自语 转载了此文字
©自言自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