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我的英雄学院》二创小说
绿谷攻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MHA】当念想交会并擦肩而过(上)(出轰)

※生理期第三篇大爆字所以分成两篇发

※这篇的出久与焦冻没有面对面的交流

※通行前辈在我心中就是个可以分享片源的学长(闭嘴#

※专有名词翻译是儘可能使用东立出版社的翻译




自从临时执照考时结束后,本来就不太主动发言的轰焦冻似乎变得比以往、比与大家刚认识那时更加沉默。

以为难得遭受重大挫折的优等生是由于还没有自临时执照落榜的打击中恢復才会如此,1-A的所有同学都体贴地尽可能避免在双髮色少年面前提到这个话题,就连最落井下石的峰田实都被饭田天哉与蛙吹梅雨等人联手以某种方法封了口,就怕再打击到儘管看似镇定、然而此次应是相当受挫的小少爷。

不过可惜的是,对于班上同学们的这些温柔,当事人轰焦冻却是一点也没有察觉……不只因少年在人情事故方面总是表现得有些迟钝,更因他们其实搞错了真正原因。

轰焦冻之所以显得特别沉默确实与临时执照考试有关,却不是因为落榜所带来的心理冲击。

那时为了弥补与夜岚起冲突所造成的失误,双髮色少年几乎是豁出去地长时间以「热」的半身释放了大量火焰,儘管有风能力者的相辅相成,才得以在比预期中更短的时间施放出勐烈的大火,那样的使用还是超出了他平常训练时的负荷。

而他的身体对于这种勉强所发出的抗议总是来得非常及时。

早已准备好在第二学期刚开学面对出血期的轰焦冻,很快地便在第一天查觉这次血量的异常、与伴随而来的那比以往更加强烈的不适。

「轰同学,你今天吃坏肚子吗?」

超乎预期的出血量不仅迫使双髮色少年不得不以频繁到突兀的频率前往厕所多次,在这个时期本就不算好过的腹痛更也随出血量的增加而加剧,腹腔闷热胀痛的同时、也担心着刚更换的卫生棉是否足以撑过一堂课的时间,令轰焦冻整天都处在心神不宁的状态。儘管他平时就是一副雷打不惊的默然表情,稍微有些心不在焉还不至于那麽明显,但就算除去忙于实习而请假的知情者绿谷,此次却连饭田都看出了异状。

不过也幸亏饭田天哉并没有绿谷出久那麽噁心的观察力与推理能力,且由于那过于认真的个性所造成的误区,他甚至在问出问题前帮对方找好了理由,连想藉口的力气都替轰焦冻省了下来。

「……大概吧,今天早上就这个样子了。」抱歉了,饭田。

「需不需要去保健室找復原女孩?要是太严重的话,或许还是去医院一趟会更保险。」

「我有从復原女孩那裡拿了药了。」点头感谢好友的建议,轰焦冻说着拿出了散装的止痛药给对方看,打算鱼目溷珠。

「这样啊,那就好。如果还是没好的话要跟我说喔,照顾班上同学也是班长的责任。」稍微放下心地点点头,饭田天哉挥动手臂向好友多叮咛了句,才转身走向教室的另一个角落继续「多管閒事」。

然而这一边的轰焦冻才刚望着好友走远的背影悄悄鬆了口气,便立刻感觉到来自左侧儘管明显却又不过分失礼的视线。

「……那个,轰同学……」不知道什麽原因而表现得有些犹豫的八百万百在双髮色少年转过头、彼此的视线相对后才终于开口,但语气仍是迟疑的,似是还在斟酌该不该把心裡想的事情完整说出口:「那个药……復原女孩说是肠胃药吗?」

「……怎麽了?」被问得暗自吃了一惊的轰焦冻脸上却连眉毛也没动一下,儘管这只是因为目前的他已经没有多馀的力气做表情变化罢了,但似乎意外地做到了扰乱视听的效果。

马尾少女的表情看起来更纠结了。

「就我所知,那个应该是止痛药……?」

……糟糕,果然姊姊推荐的牌子是很多女生都在用的吗。

轰焦冻的表情凝固了半秒,接着以连自己都讶异的速度飞快地想出了推拖的说词:「我知道。因为復原女孩说我的症状过几天就会自己好了,这只是我为了专心上课才请她给我的止痛药。」

「咦?」

「但饭田太认真了,所以告诉他是肠胃药可以省点解释的时间……虽然对他不太好意思。」少年边说边搔搔脸,微转开视线望着地板。

「啊……我可以理解。」闻言忍不住笑了出来,显然误会了对方转开视线的原因,八百万百只是深表认同地点点头,似乎脑中已经想像出了那样的画面。「不过,没想到轰同学竟然是能这麽面不改色地撒谎的人呢,有点意外。」

刚刚才撒完瞒天大谎的双髮色少年顿了一下,抬头眨眨眼睛:「……是这样吗?」

看着邻座的马尾少女边笑边点头,轰焦冻瞬间感到尴尬与心虚──然而很快地便被无法被止痛药抑止的腹腔疼痛盖了过去。

「……」

「咦?轰同学……真的没有关係吗?如果不行的话还是去保健室躺一下?」没有错过轰焦冻那连漠然习惯了的颜面神经都无法遮掩的疼痛表情,有点被吓到的八百万百担忧地皱起了眉头。

「……没事的,只是药效还没发挥而已。现在的我也没有馀力请病假,不能再落后大家了。」

「轰同学……」

八百万百见状更想多说些什麽,无奈上课铃却像是刻意打断他们对话似地在此时响起。看了眼准时走进教室的严厉导师、再望向邻座已经开启上课模式的同窗,少女最终仍是放弃地叹了口气,跟着将视线转向讲臺。

……只是,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肠胃疾病造成的疼痛应该是不能用止痛药抑制的?

不过轰同学说是復原女孩给的……大概就是没关係吧?那一位英雄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才对?

从方才起便持续在脑中打转的想法令马尾少女有些困惑,以至于接下来整堂课都难得地明显不专注,令台上的导师都不禁往他们这个方向多看了两眼。



这天的实习,绿谷出久一直都有些心神不宁。

自从介绍对方进入事务所那天以来、便一直与绿谷出久分在同组搭档的通行未吏生,看着身旁的小学弟虽努力地表现出搜寻警戒的表情、却不时因不明原因频频出神的模样,就算是笑容受到许多师长赞赏的他也忍不住苦笑着叹了口气。

「笨久君,你这样不行啊,待会要是被夜目先生发现,后果会很可怕的。」

「咦?啊,对、对不起!百万前辈,真抱歉,我……」被提醒后才发现自己竟又一次的走神,本人也清楚自己今天的状态有多麽失礼的雀斑少年慌慌张张地挥着手道歉,末了还立正站好打算做更正式的九十度鞠躬,却被他的学长以更无奈的笑容拍拍肩阻止了。

「看你好像是在想事情,刚刚巡逻时发现了什麽吗?」看着战战兢兢地重新站好的小学弟,通行未吏生恢復成平时的开朗愉快笑容,友善地想协助学弟排除这样的状态:「还是学校的问题?虽然我学科成绩不算很好,但实作练习或许还能帮点忙喔,尽管开口没关係。」

「欸,呃,不、不是那样的,是我自己的问题……非常抱歉……」想起自己方才正在想的人与事,绿谷出久很快地将整张脸胀得通红,尴尬又心虚地摇摇头:「我会从现在开始处理好自己的状态的,真的非常对不起,百万前辈。」

「……啊,我明白了。」

沉默地又盯着对方的脸几秒,名为「百万」的实习英雄突然咧开嘴露出更大的笑容,本就不太大的眼睛更是笑得眯起,与原来习惯性的笑意不同,似是发自内心为某件事感到愉快且有趣。

「是恋爱吗?真好呐──」

绿谷出久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咳,什麽?不、不是这样的!呃,我们只是朋友──」

「哎呀我懂,一年级时总是这样的。」表现出一副过来人的理解表情,通行未吏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算志愿是英雄,大家也还只是普通的高中生而已,其实不用把事情想得太严重的。」这麽说来,一年A班的导师是相泽老师吧,也难怪学弟会这样了。

「咦?」

「难道说我误会了?因为笨久君的志向很厉害,我还以为你是在烦恼恋爱会不会冲突到自己的目标。」歪着头,长对方几岁的少年困惑地看着矮小的后辈,只见对方的表情由不解很快地变为恍然大悟、再转而显现藏不住的自责心虚。

「……」

那张实在太好读懂心思的脸庞令通行未吏生不由得仰头哈哈大笑:「哈哈哈,看来是我担心太多了,笨久君已经完全是恋爱中的男人了呢。」

「呃……」再度将脸胀红的实习英雄「笨久」开始放弃纠正他不是在谈恋爱这一点了,毕竟似乎没什麽用。

他只是……有点在意而已。嗯,对,毕竟知道那人祕密的人,除了导师之外就只有他了,今天他不在学校,那个人就必须在身体不舒服的状况下一个人隐瞒这些……

这只是他单方面的担心而已,绿谷出久非常明白,轰焦冻从不曾要求、或是希望他在这时期帮忙什麽,似乎仅仅需要管好嘴巴不洩漏祕密就够了。但在看了这麽多次对方逞强忍着痛苦假装神色如常的模样后,绿髮少年怎麽也无法抑止自己想帮点什麽忙的心情。

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想这麽做罢了。

上个月他帮忙跑了腿,这次显然不会再有机会了,那麽这个月他能做什麽呢?

「百万前辈,您知道女孩子生理期时该怎麽帮她们吗?」

绿谷出久在他们四周空气静默了三秒钟后,才看着通行未吏生凝固的笑容意识到自己刚才在下意识说了什麽,瞬间只希望附近有个洞可以让他把自己埋起来:「啊啊啊啊对不起!请无视我的问题!对不起百万前辈请不用管我请继续巡逻吧!」

只不过是见学弟不知不觉又陷入了习惯性的碎碎念思考、本想耐心地等着让对方自己得出结论的通行未吏生,却被突如其来令人不知该如何是好的问题迎面直击,长年保持着的笑容也不禁僵了一下,直到绿谷出久又羞又慌的大吼大叫才将他唤醒。

「这样啊……笨久君是在烦恼这个吗?很贴心呢,对男人而言真难得。」

然而他眨眨眼恢復自然的笑容后,一开口便是这样一句欣慰的感叹。

「……请您忘记我刚才说的话吧……拜託了……」

「唔,那种时候,波动同学只会叫我滚开不要吵她。」很认真地想要帮忙学弟解决烦恼,年长些的少年似乎回想起了一些难以言喻的记忆,笑容立刻变得僵硬,彷彿触怒女性友人的后果仍然令现在的他心有馀悸:「不过你也知道她的个性,不论场合对象她什麽都敢说,我也因此知道了不少相关的……像是吃些什麽心情会比较好之类的,笨久君要听吗?」因不习惯的话题而微红着脸,通行未吏生反射性地咳了声想驱散尴尬。

「呃……欸?要!请告诉我!」

「那麽,这件事解决后,就请专注在巡逻上囉,笨久君。」见求知欲旺盛的学弟已经无意识地摆好了隐形笔记的架势,通行未吏生笑得将双眼眯成了短短的线,同时不忘再度提醒。

「啊,是的!真不好意思!谢谢您帮我这麽多!」



「和笨久溷久了,你也被传染了他的软弱吗?」

「啊?」

中午休息时间,没有食慾的轰焦冻正趁着教室裡的大家还乱轰轰成一团时思考着该如何婉拒饭田等人待会必定会出现的午餐之约,某个语气不善的嗓音便在此时突兀地打断了他的思绪。

抬起头看向走到自己座位旁的爆豪胜己,搞不清楚对方又是受了什麽刺激才会特地跑来找自己挑衅,双髮色少年有点反应不过来。再加上脑部缺氧减慢了思考速度,令他更加无法判定这样的状况该作何反应比较好,只好继续维持着面无表情。

然而这个选择却似乎是替对方的无名火上浇了油。

「变得和笨久一样婆婆妈妈的,看了就不爽。」竖起眉,爆豪胜己居高临下地俯视仍坐在座位上的某人,忍住了想扯对方领子的冲动。

「……我可不记得我做了什麽需要你觉得不爽的事情。」懒得站起来回应对方这在他看起来完全是无理取闹找架吵的表现,本来就心情不是很好的轰焦冻烦躁地揉着眉心,吐了口气:「而且又关绿谷什麽事?你为什麽每次骂人的时候总是要顺便连他一起损?」

「因为他欠骂。」以理所当然的语气这麽回答,刺蝟头少年朝旁边不屑地哼了一声,又将视线转回来瞪着轰焦冻:「而最近的你特别让我不爽。」

「……我又怎麽了?」虽然他一点也不想、也没力气吵架,但轰焦冻开始确定对方是来找他吵架的了。

「临时执照没合格又怎麽样了,有必要这样要死要活的吗!」大吼的同时将炸着火花的手掌用力拍在对方桌面上,爆豪胜己全然不理会整个教室因为他这声怒吼而瞬间产生的静默、更不会管那一道道怀着震惊与谴责投射过来的视线:「老子也一点都不想和你这一半一半的傢伙去上什麽讲习,但我可没有像你这样萎成小动物似地讨拍!怎麽你开始用火了之后反而变得更孬了吗!」

「蛤?」不知爆豪胜己是真的察觉了变化还是随口谩骂,但他提到火能力的这句话确实触动了轰焦冻的某根神经,令双髮色少年瞬间也由心底升起了一股不知该算是愤怒还是烦躁、抑或焦虑的情绪,低头看着自己下意识捏紧的拳头,陷入短暂的沉默。

「爆豪同学!你说够了没有!」

「喂,爆豪,你也没必要讲成这样吧……你们不要吵架啦。」

就在不远处的饭田天哉和切岛锐儿郎率先冲上前想阻止这「争吵」。然而两人还没卡进双方之间,却见轰焦冻突然抬头看向他们,语气意外充满困惑地发问:「……我最近看起来像是因为临时执照没考上而心情不好吗?」

「咦?」

「欸?」

两人意外的表情与完全没在回答问题的叹词却反而告诉了双髮色少年真正答案。在激动的心情刺激下反而因此想通了某个误会的轰焦冻,恍然大悟地瞠大双眸,随后像是因不明原因放下心来似地鬆了口气,又将视线转回因为眼前预期外的展开而暂时定格的爆豪胜己。

「我最近状态的确不太好,但那只是我有点感冒而已,跟临时执照考试无关……谢谢你的关心,爆豪。」

「……啊?!谁关心你了!我只是看得很不爽而已!」

一秒炸毛的万年暴娇还想再多说点什麽狠话禀明立场,却见班上的其他人已经在这时通通围了过来,将爆豪胜己硬生生地挤到了一个座位宽的距离外。并七嘴八舌地对着方才语出惊人的轰焦冻发问,所有人的关心与担忧一览无遗,但也在随后的对话中逐渐被放下心来后的欢腾所取代。

「原来轰同学看起来没什麽精神是因为感冒了吗?」讶异地瞪大眼睛,饭田天哉又自动将轰焦冻的解释与对方上午的异状联想在一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所以,上午也是……?」

「啊,復原女孩说可能是感冒的后遗症。」

「那轰酱的感冒现在没事了吗?」蛙吹梅雨显然还是有些担心,总是沉着的大大蛙眼难得显露明显的担忧。

「……快好了,只是今天还是有点没食欲。」轰焦冻的语气裡充满歉意:「抱歉,今天中午我就不跟你们去食堂了,我想在教室裡睡个午觉。」

「嗯!那轰同学你好好休息吧!」丽日御茶子等人点点头。「抱歉呐,我们之前都没发现……」

「别这样,只是小感冒而已,是我不想麻烦大家。」此刻轰焦冻连脸上都换上了非常不好意思的表情。

然而双髮色少年这因为欺瞒全班而表现出的心虚与抱歉却反而使他的这番胡诌更具说服力,班上的大家不疑有他地多慰问了几句、饭田天哉更再度强调有不舒服要找班长报备后,一群人这才浩浩荡荡地离开教室往食堂前进。

独留轰焦冻一个人,在教室裡怀着叹息与安心大大地吐了口气。


评论(3)

热度(78)

©自言自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