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我的英雄学院》二创小说
绿谷攻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MHA】凡事都有第一次(出轰)

※男子生理期设定Part2

※含连载99话捏他




雄英高校更改为住宿制,这个消息对于大部分的雄英学生来说,除了代表着能提早体会离开家人的照顾、为自己日常上的大小事负责,更是个能与同年龄的伙伴们一起生活的机会,着实是令人既紧张又期待的。然而对于轰焦冻而言,这却也意味着他需要烦恼的事情又增加了不少──绝对不只有不习惯宿舍的西式装潢风格的问题。

他「个性」的秘密,隐瞒的难度又要增加了。


「轰同学?你在裡面吗?」敲着与自己房间一模一样的房门,绿谷出久以担心的表情站在门外,确认过整条走廊上只有他一个人后,才以普通的音量继续对房间裡面的人说道:「因为这个时间了还没看见轰同学,班上的大家都很担心。轰同学,是……『那个』问题吗?如果很不舒服的话,需不需要我去请相泽老师──」

话正说到一半,房门就突然被裡面的人打开了。只见轰焦冻有些虚软地半倚着门,总是淡漠的脸庞上少见地表现出明显的难受,那憔悴的样子彷彿随时都有可能昏倒在地似的,令绿谷出久吃了一惊、瞬间心疼了起来。

「……抱歉,因为有点贫血所以睡晚了。」看了下时钟,轰焦冻无奈地抹了把脸,揉揉眼睛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不好意思,绿谷,能麻烦你帮我跟大家和老师说我会稍微迟到一下吗?我现在就做出门的准──」

「没关係吗,轰同学?还是我帮你请假好了?」见对方竟还打算正常出门,绿谷出久连忙焦急地提出建议,连打断对方的话语有些失礼都顾不上了,「你气色好差,我担心──」

「可是太常请假我怕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抓着门板,轰焦冻叹了口气,说出自己的顾虑,「每个月都在相同的时间请病假,这样久了一定会引起注意的。」

「可是……」

「我状况会这么差只是因为刚睡醒,梳洗完就会好多了,别担心。」看见温和的绿髮少年还是满脸不认同的表情,轰焦冻像是想安抚对方似地勾起唇角,「之前几次我也都是这样,不会有事的。你先去上课吧,晚点见。」

「那……好吧。轰同学千万别勉强喔,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告诉我。」最终仍是点了点头,觉得自己刚刚好像反过来被对方安慰的绿谷出久心情有点複杂,内心的担忧也一点都没有减少,「那就、待会见了,轰同学。」

「嗯。」

看着对方往电梯的方向走去,轰焦冻关上房门,像是叹息又彷彿感叹般地吐了口气。

说真的,从小就在父亲特殊的教育下成长的他,其实是非常期待这样与同年龄好友共同生活的,但这「个性」副作用所带来的困扰依然没有因此变得比较不麻烦、哪怕一点点都没有。

由于结肠属于适应「冷」那侧的器官的缘故,自从轰焦冻开始频繁地使用「热」那侧之后,便出现了这样每月定期出血以排除热量的症状。虽然听从医生的建议后决定顺从身体的自我调节机制,但双髮色的少年偶尔也会有点后悔没有尝试「治疗」这个症状──尤其是每个月的这个时候。

总之造成一切的元凶都是他那个浑蛋父亲。因为身体不舒服使得心情也异常差的轰焦冻在心中咒骂父亲转移注意力,跪在他特地搬来宿舍铺设的榻榻米上,开始拿出制服与生理用品。

然而少年很快地便发现自己今天可能水星或火星逆行。

「……糟糕,这样这次会不够。」



稍晚时看见轰焦冻的确如他所言正常地前来上课、神色和表现都回到接近平时的模样时,绿谷出久相当讶异,对于对方的佩服又上升了一些。

早上那种程度的憔悴,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復到这个状态啊……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对方之前几次的确也没有在学校呈现过那么憔悴的样子,果然是真的每次都会这样的吗?原本正担忧着对方今天会不会撑不住而倒下的绿谷出久,不禁又开始心疼对方每次都要忍着不适、装出平时的模样照常与他人互动的辛苦。

绿谷出久不晓得的是,自从这个秘密被他发现后,对方需要在伪装上下的努力已经减少了很多。毕竟轰焦冻平时最常接近的对象通常都是他,且绿谷出久的观察力与推理能力又是众所皆知地出众,想瞒过他更得多花些力气。

在某方面而言,绿谷出久本人或许才是造成轰焦冻需要耗费心神隐瞒这秘密的压力来源。


「咦?轰同学,你今天要出去校外吗?」

然而对方再怎么表现得神色如常,绿谷出久并没有遗忘这终究只是耐力与演技的结果而已,因此当看见轰焦冻在放学后就往校门口的方向走时,他立刻担心地将人拦下了。

「嗯……有点东西需要买。」见那双蕴含着担忧的绿瞳望了过来,轰焦冻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不自觉地撇开头迴避掉对方的目光。

「咦,可是不能晚几天吗?你的身体──」

「就是因为这样才更不能。」儘管尽可能地控制了情绪,这句话的语气还是不小心因尴尬和身体不适而显得有些重,轰焦冻在说出口的瞬间就感到懊恼了。

不过绿谷出久不知道是不介意、还是没有察觉这方面细微的差别,只是在听到那句话的内容之后愣了一下,随后便因理解到了什么而涨红了脸。

「……咦?难道说是……没有了吗?」

对于纯情高中小宅男而言,要讲出那个词似乎就羞耻到非常困难的程度。

而这毫不掩饰的尴尬表现也直接影响到了轰焦冻,本来因为习惯而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突然在此时变得特别令人害臊,双颊在他没有意识到时染上了淡淡的红晕:「……嗯。」

不由自主地轻咳一声掩饰纷乱的心情,轰焦冻这一生从来没有这么想逃离现场过,就连父亲在他小学运动会上公然大肆称赞与炫耀他所获得的成果时都没有。

正心绪混乱地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方才在那阵尴尬之后就陷入沉默的对方,突然便在轰焦冻没有心理准备的状况下开口打破沉默,说出了一句令他无法反应的话。

「那个……要不然,我去帮轰同学买吧?」

「……呃?」轰焦冻当机。

「毕竟轰同学的身体状况还出校买东西太勉强了!反正我今天也有空,所以──」急急忙忙地解释着理由,绿谷出久莫名地显得相当紧张,然而看起来又不像是因为要去买卫生棉这件事情本身。

「不好吧,这样太麻烦你了。而且是那种东西……」

「不会麻烦的!轰同学都能自己去买了不是吗,况且我也有帮妈妈买过,所以还算知道要怎么选──」后面两句其实是谎言,绿谷出久根本没有帮母亲买过生理用品,但自从知道了轰焦冻的症状基本上和女性的生理期差不了多少后,他就上网查过了相关的资料,因此对相关产品相当清楚倒是真的──不过这种事情可不能说出口。

「……」

儘管依然相当尴尬且彆扭,但轰焦冻的身体状况的确已经不适合做回房间休息以外的选择了,因此在绿谷出久非常努力地毛遂自荐与说服之下,双髮色的少年最终仍是屈服在了自己的不适与对方的殷勤之下。

于是几分钟后,脸上长着雀斑的绿髮少年就带着近似从容就义的表情站在了药妆店门口。

然而他却就只是「站着」,迟迟没有跨出步伐踏入店内,站到裡头的店员看着他的表情都逐渐变得微妙、差点准备打电话报警的时候,少年才终于用力深吸一大口气,踏出了第一步。

──接着以三步併作两步的方式快狠准地走向了摆着生理用品那排的走道。

啊……是第一次帮女朋友买卫生棉吧。店员露出了慈爱的微笑。

不过绿谷出久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店员关爱了,因为刚跨过一个关卡的他,此刻正面临着另一个挑战。

「……糟糕,忘记问轰同学他是用哪个牌子了……」

虽然分得出护垫、日用型与夜用型那些,但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种不同的牌子啊,是不是用起来也有差别的呢?咦还有不同的香味和材质?!糟糕了,感觉买错反而会带给轰同学困扰啊。哎哎这方面的功课做的不够啊……真是失策……

「同学,有需要帮忙的吗?」

转头,是笑得异常灿烂与慈祥的女性店员。

「啊……」


半小时后,拥有了比班上大部分女生还要丰富的女性生理用品知识的绿谷出久,抱着一个跟他的背包一样大的纸袋离开了药妆店。

轰焦冻在这之后的好几个月都不用烦恼卫生棉够不够用的问题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必须要开始烦恼,要不要在某人的建议下尝试使用卫生棉条的问题。

不知怎么地,轰焦冻总觉得那个小小的纸盒宛如潘朵拉之盒。

「……」


看来要努力的事情还有很多呢,加油吧少年们!




────────────────────────────────────────────────

本来是前几天想写篇绿谷生贺的,结果因为自己遇到生理期,这篇主题就变成生理期了(被火烧

在自己生理期时让角色生理期真是种乐趣(恶趣味


评论(25)

热度(93)

©自言自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