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我的英雄学院》二创小说
绿谷攻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MHA】睡眠习惯(出常)

※绿谷出久X常闇踏阴

※未来捏造,毕业后职业英雄设定,私设与OOC多




常闇踏阴一直以来总是习惯一个人睡觉。

不过原因也不是多麽特殊或难以启齿的事。众所皆知他的「个性」受到环境因素影响很大,黑影在光线照射下会变得虚弱、而在黑暗中则会壮大且难以控制,儘管如今的他已不像当年那般天真、也拥有了足够压制黑影的精神力,但也不可能在睡梦中仍保持警戒,因此当他熄灯入睡时,他周围的空间就会变得相当危险。虽然黑影也是需要睡眠的,也不至于会像当年自己失控爆走那般造成一地狼藉,但会受到常闇踏阴做梦内容影响而躁动不安,还是拥有一定的杀伤力。

因而在常闇踏阴的「个性」出现之后,他得到的礼物就是自己的一间房间和独自就寝的义务,儘管当年三四岁的他对于这样的「家规」有些抗拒,但毕竟是无可奈何的原因,且在过了这麽多年以后、他也早就习惯了──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又有着这样的「个性」,如果怕黑岂不是笑死人吗。

然而,常闇踏阴从没想过,这个习惯竟会在自己有了交往对象之后替自己带来难题。

相当理所当然地,情侣总是会希望能有更多时间与对方待在一起,尤其他的这个伴侣似乎属于黏人的那类,就算NO.1英雄的工作量多得吓人,仍是尽可能在每天工作结束后来常闇踏阴的住所找他,儘管可能并没什麽事、只是想要共处一个空间这样芝麻绿豆大的愿望而已。不过常闇踏阴也不排斥这样的行为,毕竟如今已以黑影英雄成名的自己也相当忙碌,若不是对方这样刻意地亲近,恐怕他们也不会有多少共处的时间,那麽交往这件事似乎也就失去其意义。

但常闇踏阴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交往对象所希望的并不真只是共处一室如此简单。

虽然说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应该有的知识、慾望、与好奇心还是有的,但因为「个性」的关係,常闇踏阴总是习惯性地在一定的时间催促对方回家,而实在不会将对方的亲近举动往那方面联想。

「……已经这个时间了,你该回去了吧。」黑影的活动状况会间接提醒他现在的时刻,因此常闇踏阴无需看錶便能知道现在差不多接近电车末班车的时间了,头也没抬地出声提醒在他身旁不知是在神游还是在干啥的恋人,一如往常。

「唔,呃……」

然而与过去几次不同,今天他的这句话却彷彿什麽轻微的隐形攻击般令对方发出了一声微妙的咕哝,让常闇踏阴不得不中断阅读、奇怪地转头望向那不知为何表情有些委屈的男人。

「那、那个……常闇同、常闇。」纵使经过了这麽多年,绿谷出久依然保有着一些高中时的习惯,例如称呼、例如犹豫不决时那吞吞吐吐的说话方式:「那个……我、不能留下来吗?」

常闇踏阴看着对方涨红着脸说出这段话,一时之间竟有点反应不过来。

就连黑影的反应都比他快。

「啊哈哈!绿谷你好样的终于说出来啦!我还在想你再不说是要等到天荒地老吗!」

「欸、哈哈……」

「……这是、你想跟我做的意思吗,绿谷?」理解了状况之后,常闇踏阴的反应却仍然很冷静。

反而是主动提出这个话题的绿谷出久被这直白的反问弄慌了手脚:「咦!呃、也不是一定要……我、我只是想说──」

「但是,这样你会赶不上末班车。」并没有对绿谷出久的扭捏反应有什麽不耐的情绪,常闇踏阴只是自顾自地把他在意的部分提出来,「或许改天──」

「咦?」没想到对方强调的竟仍是时间的问题,绿谷出久此时的表情因为错愕变得更呆了,「常闇同、常闇,我不能留下来过夜吗?」

「……」

「呃,如果不行就直接告诉我也没关係啦……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吧……那、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等等绿谷!」就在绿谷出久以微笑掩饰消沉、站起身要离开时,黑影却勐地上前叼住了他的衣摆阻止了他的行动,接着回头对自己如伙伴的「主人」展开劝说:「告诉绿谷也没关係的吧!话说这种好像是被我妨碍了的感觉真令人火大欸!少随便把电灯泡的罪名扣在我头上!」

「咦?什麽意思,黑影?」事实上,这段交往中有不少事情都是靠黑影促成的,因此儘管黑影是个有自我意识的「个性」,绿谷出久却从没觉得这样的存在对于两人世界会是个妨碍,黑影的这番话更令他有点吃惊。

「让踏阴自己告诉你。」黑影缩回常闇踏阴背后,拒绝提供谜底。

「……常闇?」

「……黑影说得对,本来就该让你知道,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

只沉默了会儿,常闇踏阴便镇定地将自己「个性」所造成的睡眠问题仔细地解释了一番,并在黑影的协助下回答绿谷出久因单纯的求知慾而数次中途提出的问题。

「唔……原来如此,这就是每次合宿常闇同学都主动说要睡角落的原因吗……因为常闇同学作的梦是会影响黑影的?也就是说,虽然平时还是需要语言沟通、并没有心电感应的能力,但你们的意识其实应该也是有某种程度相连的?……哇,拥有一个有自主意识的『个性』真是太有意思了──」

「那个,绿谷,虽然你好像在夸奖我让我有点高兴,但现在的重点不在那裡吧?」忍不住凑上前打断某人不知不觉又进入分析模式的状态,黑影歪头指了指儘管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事实上正有点紧张地等待着恋人反应的常闇踏阴,语气裡充满无奈。

「啊,对不起常闇同、呃,我居然在本人面前讲这麽多失礼的话……」

「我说的重点也不是这个啦!」黑影实在无法不朝这个超级不会看气氛的呆子脑袋上挥一拳。

反正对方皮粗肉厚,接它的一击还不会怎麽样。

「唔喔!」被黑影直面砸了一拳的NO.1英雄痛呼一声抱住头,委屈地眨眨眼,努力不让依旧不太受控制的泪腺分泌出太多丢脸的泪水,「呃、怎麽说呢,我只是很高兴常闇愿意告诉我这件事……原本还担心是不是我太勉强你了、太黏人让你觉得烦了之类的──」

「当然不是。」听见这句话,常闇踏阴连忙以否定打断对方的话语,少有地露出了明显的着急。

「嗯,我现在知道了。」绿髮的青年开心地绽开了大大的笑容,「所以、今晚我可以留下来吗?」

被对方纯粹喜悦的笑容闪得愣了半拍,常闇踏阴回过神才意识到绿谷出久又把话题绕回了老问题,不禁皱起眉头,「……我都说过了,我的『个性』──」

「只不过是黑影睡姿不良的程度而已吧?我们都已经实战过这麽多次了,相较之下应该不算什麽吧?」绿谷出久故作自豪地挺起胸膛,然而这装帅的姿势也维持不了几秒就因为脸皮薄而自动消风。红着脸、颓下肩,绿髮青年有些可怜兮兮地小声附注了句:「……大不了,我就去睡沙发……」

「……嘁,绿谷你的骨气呢!」原本听了前半句正想表扬对方勇气的黑影瞬间改口,用全身的动作表达了他对于后面那句讨饶的鄙视。

「话不是这麽说──」

「……噗!哈哈哈──」然而总是冷酷沉默少有表情变化的黑影英雄,此时却突然忍不住喷笑出声,且没多久就转变为拍床程度的狂笑,令身旁的一人一黑影都惊呆地忘了本来想说的话、齐齐将视线转向常闇踏阴。

「呵,那别怪我没警告你,今晚做好睡沙发的心理准备吧,绿谷。」

单手撑着床以支撑笑得有些发软的上半身,常闇踏阴的目光望向绿髮青年,那鸟类般锐利的双眸中浮现愉快与温和的笑意,神奇地融合为一种奇异的勾人视线──至少绿谷出久觉得眼前这幕简直诱人到犯规的程度。

已经没心思理会不知何时融入阴影下假装自己不存在的黑影,某现任NO.1英雄全凭本能地朝对方扑了上去,冲撞的力道使两人以拥抱的姿势双双滚躺在床上。

「喂!绿谷──」

「在讨论睡沙发的问题之前……我们先把在床上的事情解决吧?」明明干着流氓一般的举动,绿谷出久望向自己恋人的眼神却是如此纯洁而无害、还带着一点讨好,令本来还反射性想挣扎的常闇踏阴都有些没了底气。

「……夜晚可是我的专场呢,NO.1大英雄。」

「欸……小看『和平的象徵』可是会吃大亏的喔!」

……没小看都要被你吃掉了啊,哪敢小看啊。

常闇踏阴不晓得是第几次怀疑对方那般畏缩退让的表现是否全都是装出来的,否则怎麽会如此有侵略性、令人无法招架呢。

这傢伙才是最犯规的人吧。

 

 

隔天一早醒来,发现昨夜的温度已不在身旁时,常闇踏阴儘管十分不甘愿,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在瞬间产生了明显的失落。

直到乱糟糟的绿色鸟窝头从他的房门外探了进来,这才打断了黑影英雄不知不觉往负面方向偏去的思绪,更在那瞬间产生了房间裡的光线都因此而更加明亮的错觉。

「啊……常闇同、常闇早安,身体没事吧?我做了早餐──」

「……结果你还是睡沙发了吗?」

「欸?呃……嗯。」不知道是不是觉得很丢脸,绿谷出久下意识地迴避了常闇踏阴的视线,深绿色的双眸不知所措地左右转着,彷彿做错了什麽般心虚。

儘管事情无论怎麽看都不能算是他的错。

「……我准备个客房给你吧。」

「啊哈哈……呃、这件事不急啦,先来吃早餐吧?起得来吗?」

 


昨夜,绿谷出久在第六次被常闇踏阴踹下床与地板做亲密接触后,终于放弃了挣扎、对着睡梦中的恋人宣告投降,认命地搬了棉被去睡沙发。

──对,踹他下床的是常闇踏阴本人,并不是他的「个性」。

原来真正具有攻击力并不是黑影……绿谷出久不禁怀疑是否这只是当年常闇夫妇善意的谎言,然而他目前并没有方法求证,只能暂时将这个问题放置。

因此,这之后某NO.1英雄有好一阵子都在烦恼该不该由自己将事实告诉对方,甚至因此影响到工作的进行而被暴躁的青梅竹马殴打了一顿才恢復状态……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反正在见到家长之前,他们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还多得是让绿谷出久慢慢纠结的时间。




────────────────────────────────────────────────

抢CP标籤首杀part2

我就是个拉灯的流氓!(殴

库存发完了……下一篇不知会是何时……(つд⊂)

评论(5)

热度(44)

©自言自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