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我的英雄学院》二创小说
绿谷攻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MHA】小秘密(出轰)

男性生理期设定,天雷有,OOC

※脑洞关键字:①唯一的愿望②波澜万丈的初次约会③不哭的你和不笑的我

※关键字只是参考用系列(?




「个性」也是身体机能的一部份。

这是个所有人都理所当然明白、却也同时往往下意识忽略的事实。

──而轰焦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体竟然会以这种方式重新提醒他这件事。


刚发现自己的不正常出血时,老实说轰焦冻第一个反应是以为自己得了痔疮,盯着马桶的那瞬间直接呆滞了三秒。但由于除了出血之外,自己并没有其他符合的症状,且这血量实在多得有点不太正常。因此在双髮色少年的再三犹豫之后,他最终仍将这件事告知了那位糟糕的父亲,并果不其然地获得对方大惊失色的表情一枚。

而那对自家么子保护过度的现任英雄究竟是如何慌慌张张地差点叫了救护车挂急诊彷彿某人得了某种不治之症、且少年又是如何在兄姊的协助下终于说服父亲带他看了正常的胃肠科的过程就忽略不提,毕竟那些都还在轰焦冻的意料之中。

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是医生诊断之后的结果。

「──这可能是焦冻君个性的副作用喔。」又扫了几眼手上的检验报告,眼前这位有点年纪的知名肠胃科权威温和地微笑,告诉他们结论。

「医生,这是怎麽回事!」在轰焦冻还呆愣地咀嚼这句话的同时,他那急躁的父亲已经慌张又不解地反问,还下意识地点燃了鬍鬚、似乎本人完全没有察觉,「是焦冻的身体有什麽问题吗!」

「轰先生,您别着急,令郎的身体非常健康,这只是他的『个性』所造成的正常生理反应……让我慢慢解释给您听吧。」

并不在意爱子心切的轰炎司那焦虑而近乎无礼的逼问,医生仍然是不疾不徐的语气,以淡然而沉稳的态度解释轰焦冻的身体状况。

简而言之,这是轰焦冻的半冷半燃「个性」所造成。虽然从外貌看来,他的身体似乎是已将冷与热两种能力完全区隔,但毕竟仍是正常人类的躯体,内部的器官不可能完全配合「个性」从中切割成两半,而是成为部分器官适应「冷」、部分器官适应「热」的状态。因此,当少年使用某边能力时,其适应相反温度的器官便会以它们自认最适当的方式调节。

「──就检查结果来看,焦冻君的结肠是适应『冷』的器官,当左侧的『热』使体温上升时,器官自己误以为是不正常的现象,为了排除『多馀』的热量,才会导致黏膜破裂出血。」

年老的医生解释得轻描淡写,但仍不足以安抚擅自将儿子当成最完美作品的NO.2英雄:「医生,那这样没问题吗,不会对焦冻的身体造成什麽影响吗?还是有什麽方法可以解决这出血的症状?」

「轰先生,这是焦冻君的身体自己配合他的『个性』发展出来的调节方式,虽然出血感觉很骇人,但血量其实很少,对他的身体并不会有什麽影响。相反地,若是强硬地使用药物或其他方法控制住出血,我担心焦冻君的身体反而会承受不住『热』的能量……或者改以其他更糟的方式排解热量。

「若要我提供建议的话,我认为相信人类的身体比较好喔。您觉得呢,轰先生?」

在医生温和却莫名有魄力的眼神下,轰炎司儘管对于么子的身体状况充满自认为非常合理的担心,仍在几秒钟的沉默后点头同意了医生的看法。

「很好。那麽焦冻君,因为你的体质比较特殊,这边有几点可能需要你注意一下,要是出现问题,记得再来检查。」

忽略掉发现自己似乎被敷衍、而反射性点燃了眉毛的怪兽家长,有些年纪的老医生和蔼地靠近从刚刚开始便不发一语的双髮色少年,递给他一张写了几项要点的纸张:「这裡写着的是几项可能伴随着出血发生的症状,若有相同状况出现,那是正常的,不用太过慌张,但如果出现了其他的症状可能就是别的原因了,记得要再到医院检查喔。」

「好的。」

「另外,因为你的症状是身体自行进行的热量排泄,所以理论上应该会有个週期。焦冻君你自己观察一下,一段时间之后就不会因为突然出血而措手不及了──啊,不过如果不规律的话可能就有问题了,要再来看医生喔。」

「好。」

「再来,这个症状可能和焦冻君你过去几年较少使用『热』有关,所以也许等你的器官习惯了『热』的存在后就会停止了。但因为以前从来没有相同案例,我也没办法准确告诉你是否会停止或者停止的时间,因此如果发现出血突然停止了,我建议还是来检查一下确定原因比较好。」

「好的。」

「那麽,焦冻君有什麽想问我的吗?」看着少年若有所思的表情,年长的医生笑吟吟地问道。

「……」见老人家那彷彿知道自己想说什麽的模样,轰焦冻沉默了一下,决定把身后的高热源当作不存在,开口问出他自己在意的部分:「……请问,我可以用月经来理解这个症状吗?」

看过纸条上列的症状并听完医生所说的注意事项后,他就一直这麽觉得了……虽然身为正常的青春期高中男生,这麽想有点心情複杂,但如果可以比照办理的话,处理起来应该会比较……简单?双髮色的少年是这麽认为的。

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医生听完这问句后笑意似乎更深了。

「可以。」

轰焦冻完全不想管身后的温度又升高了这件事,尤其某人理论上就是造成这「生理现象」的罪魁祸首。



虽说这项「检查结果」惊呆了全家人,轰焦冻也免不了受到兄长的一番捉弄与调侃,但在长姊的协助下,学习能力相当强的少年也很快地适应了新的生理现象。

毕竟在发现他的出血症状就连週期都是一个月一次、且姊姊的治痛经偏方对于他的腹痛也有效之后,轰焦冻就决定把这项生理反应完全当作月经处理了……儘管心理上还是觉得有些诡异,但这也是他「个性」的一部份、这就是他的身体,久了也就习惯了。

不过由于这项症状也算是他「个性」的弱点、再加上某种尴尬感使然,除了家人之外,双髮色少年并不打算让其他人知道。幸好他的家人们也深知英雄「个性」的弱点暴露的危险性,就算只是雄英高中的未来英雄也一样,因此无需少年要求,他们便都心照不宣地直接将这件事当作秘密。

就算出血时期必须忍着不适、神色如常地与他人互动,轰焦冻也认了──无论如何,他必须做到,且他也对自己的忍耐力与演技有足够信心。

然而,世界上就是会有那麽几个人,不管是什麽样的秘密和隐情,就算自认为演技堪比电影明星、周身隐藏得完美毫无破绽,在对方的双眼中全都无所遁形到令人咬牙切齿。

而那样的人,他们班上就有一个。

──还是那个在他心中相当特别的人。

「……那个、呃,轰同学,你还好吗?」

「……你是指什麽?」

由于上次班上几名同学结伴出游採购时所遇到的突发状况,绿谷出久理所当然地没能买到合宿需要带的东西,因此便邀了那天为了探望母亲而没有参加採购团的轰焦冻一起去购物商场。而豪爽地答应了对方的双髮色少年并没有预料到,他的出血期──嗯他打死都不要称呼这个为生理期──偏偏比预计的时间提早了几天,直接撞上了他与绿谷出久约定的那一天。

在学校裡,上午时间都坐在位子上还不会那麽难受,英雄基础学他则是靠着止痛药撑过去。而放学后的现在,感觉到止痛药的药效已经差不多消退的轰焦冻,只能把全部的意志力专注在保持正常的站姿上,能够保持平静、不露出痛苦的表情已经很勉强了,更不可能有多馀的心力挤出微笑。

要用这样的状态去逛街,简直就是一场酷刑,而且也会对邀了自己的绿谷出久非常失礼──然而轰焦冻理智上明白这个道理,却仍无法对温和的绿髮少年提出延期或是取消的请求,也不知道是不希望看见对方失落的表情、或是单纯地鬼迷心窍不愿放过与这单独相处的机会。

即便他清楚这样的心情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就算他知道这样的状态在观察力细微的绿谷出久面前根本是破绽百出。

「你问我是指什麽……轰同学你今天一整天看起来都很不舒服啊。」

一整天……好吧,他错了,不需要是这种状态在观察力不同凡响的对方眼中就已经是破绽百出了对吧。

「没事,我很好,还可以跟你去逛街呢,不用在意。」儘管在摇晃而拥挤的地铁中,轰焦冻完全是靠在牆上才得以站直并保持平衡,他还是奋力勾起了微笑回应。

「……轰同学真的没有在硬撑吗?」但冒着冷汗所挤出的笑容当然不足以说服眼力入微却不太懂得看人脸色的绿谷出久。甚至像是为了证实自己所言不虚般,他直接将脸凑近双髮色的少年,紧迫盯人地看着对方脸上细微的变化:「你的嘴唇看起来很苍白欸,而且你是不是在发抖?如果身体不舒服就别勉强了,我们可以改天──」

极近的距离压迫、加上对方微妙正中红心的话语,终于崩断了某人因不适而绷得死紧的神经。

「我不是说了没关係吗!不要用你自己的判断擅自下决定,绿谷出久!」

等到轰焦冻意识到自己烦躁之下爆出口了什麽,眼前已经是绿髮少年那张溷合着惊讶、难过与歉意的脸庞。

「……」

而在自己张着嘴、想着该怎麽补救时,却又是对方率先以道歉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对、对不起,我管太多了,轰同学──」

「不,是我该道歉,对不起。」再次截断那人未完的话语,但这次是轰焦冻低声而诚恳的道歉:「你明明是关心,但我却……对不起。因为你难得约我,我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而扫兴……」

但反而因此更加扫兴了。

少年不禁为自己的失态叹气,随后感觉自己似乎因此用掉了最后的力气,伴随着车厢的一个勐力晃荡,瞬间无法控制地失去平衡,因而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眼前唯一的支柱。

「轰、轰同学?!你还好吗?」

「抱歉,绿谷,我还是扫兴了……可以下一站下车吗?」

「别这麽说,当然没问题。呃、轰同学你要不要抓着那边的扶手?……啊,到站了!」



等双髮色少年终于在车站厕所裡处理完血迹与卫生棉,并如愿等止痛药开始发挥药效后,在外头迎接他的,便是坐在塑胶椅上的某人眼神发直地盯着笔记本、彷彿神经病般喃喃自语、令周围行人纷纷走避的景象。

「……冒冷汗又面无血色……似乎还会肚子痛……刚刚也看轰同学是进坐式马桶间……该不会真的是……不、也有可能是拉肚子啊……但是每个月相同时间的同样症状?……上网查了并没有这种週期性的肠胃疾病……所以果然最大的可能性还是那个?……但是轰同学明明是男的啊?!……话说回来,轰同学好像是运动会过后才开始出现这种状况的……难道是因为火的能力影响到消化器官吗……」

「……」为什麽他只是去上个厕所,对方却似乎一下子就逼近了自己秘密的核心?

「绿谷,抱歉久等了。」

「哇啊!轰同学?!……啊、你好了啊,没事了吗?」

「嗯,好多了,谢谢你。」一屁股坐到绿谷出久旁边的座位上,轰焦冻再次为对方的关心道谢,随后以看似不经意的方式将视线扫向那人手中的笔记本:「你在写什麽?」

「欸?啊,没什麽,只是想到今天英雄基础学有重点忘了记下来──」

「绿谷,你可以问的,我不介意。」如果是你的话。

反正就他刚刚听到的内容来看,自己的秘密早已被对方猜中了八成……那似乎也没有什麽再继续隐瞒的意义。

「……」话语今日第三度被眼前的人打断,绿髮的少年呆愣了半秒后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话是什麽意思,然而似是纠结着要怎麽问比较不失礼与唐突,又犹豫了几秒钟后他才终于战战兢兢地提出疑问:「轰同学你……那是因为开始使用火能力而产生的副作用吗?」

「……是。」

怎麽说呢,虽然是轰焦冻自己说可以问的,但当绿谷出久迴避掉「生理期」这个词时,他还是微妙地鬆了口气。

……说真的,要是对方真的问他是不是生理期,他还真不想回答。

「我去医院检查过了,虽然说症状和……很像,但原理完全不一样,嗯、呃,总之、请不要怀疑我的性别。」

「咦、欸?!我没有啦!轰同学你误会了!」

「……那就好。」搔搔脸,轰焦冻尴尬地掏出手机来盯着看,并为了解决这微妙的气氛而试图转移话题:「话说回来,明明运动会过后也没几个月,你怎麽发现的?」

「欸?职场体验完的那一週我就觉得怪怪的了啊,不过那时我以为是轰同学吃坏肚子,直到一个月后又出现一样的状况,我才开始怀疑──」

「……」

这个傢伙,太危险了!

「我表现得那麽明显?」

「怎麽会,轰同学表现得很平常啊,其他同学都没有察觉。大概因为只有我会注意奇怪的小细节吧,像是轰同学今天话比较少、都不笑之类的──呃!」似乎急着安抚对方语气裡的些微失落,绿谷出久一不小心就把不该说的部份也脱口而出,然而掩饰的方式又拙劣到欲盖弥彰,就算本来没多想、也会因那声状声词意识到了什麽。

「……真的吗,我都没笑?」但不知是迟钝还是抓错重点,双髮色少年先问的却是别的部分。

「欸……应该说笑得比例比较少吧。自从运动会过后,轰同学你说话和笑的次数都多了大约两成,但是每个月的那几天就会下降成以前的幅度,而且去厕所的次数也变多了──」

「你为什麽会连这种事情都记下来啊。」轰焦冻有一种被对方的外貌欺骗了的深深无力感……虽然说这种体验好像不是第一次。

与其当英雄,这傢伙应该去谍报部才对吧!

「问我为什麽也……就只是习惯。」

「这种习惯太可怕了!不要告诉我你连班上女同学的週期都知道!」

「呃……」

「……不用说出来,我不想知道。」

「……那、轰同学、你没事了的话,逛街计画、还要继续吗?」花了一点时间才想起来可以用本来的目的转移话题,绿谷出久以结结巴巴的问句避开了可能会出现的尴尬沉默。

儘管因话题转换得太过突然而有瞬间的呆愣,轰焦冻仍以相当快的速度反应了过来,点点头:「当然了,我们走吧。抱歉,因为我浪费了这麽多时间。」

「别这麽说啦……」无奈又有些好笑地听着对方又一次的道歉,绿谷出久弯下身背起背包,以至于忽略了已率先站起的某人细如蚊蚋的喃喃自语。

「……所以说只是习惯,并不是比较特别吗……」

「嗯?轰同学你有说什麽吗?」

「……这个症状的事,可以请你保密吗?」

「那当然!轰同学你放心好了。」

「谢谢。」

「呃、别这样,我才要谢谢你愿意告诉我……啊,车要来了,快走吧!」




『……就算是观察,一般而言我也不会去数别人一天笑了几次或上了几次厕所……呃、不过总觉得这件事还是别告诉轰同学比较好……』




────────────────────────────────────────────────

第三篇就开始在农庄裡种奇怪的植物了(殴

下一篇会更奇怪的(###


评论(17)

热度(195)

©自言自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