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我的英雄学院》二创小说
绿谷攻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MHA】车内(出轰+出胜)

※毕业后职业英雄设定

※各种私设+OOC多

※很平凡的塞车梗

※两篇配对为平行世界,并不是绿谷一个人吃两个这么爽(欸







「无聊和懒惰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

不晓得是谁说过这句话,绿谷一直觉得非常中肯。




*绿谷出久X轰焦冻


「啊啊,开始塞车了啊……」看着前方已有一定长度的车龙,绿谷无奈叹息着,不太甘愿地同时放开了煞车与油门,让自家这台不算大的铃木合群地融入其他车辆的慢速之中。

正式以职业英雄出道后第一次获得的一週长假,感情关係早已超越了「搭档」定义的绿谷与轰,理所当然地排了其中几天时间约好一起出游。而这趟旅行从出发到过程中都比预想中还要顺利许多,偏偏直到回程时、却像是整趟旅程的衰运都集中在此刻爆发似地,直接撞上了收假时段的大塞车。不仅高速公路被堵得像是超大型停车场,依广播内容来看,这排车阵甚至直接塞到了交流道口。

就某方面而言,还能上得了高速公路的他们或许还算幸运了。

「……偏偏是上来之后才开始塞,要是早点知道的话就能改道了。」左右张望了下,实在找不出哪裡有能鑽的空隙,本想指挥某位驾驶鑽出车阵下高速公路的双髮色青年啧了声,说着和绿谷心中所想全然相反的评论,倒回副驾驶座的椅背裡。

「……」

听着身旁那人些微不悦的咋舌声,绿髮青年这才以对方察觉不出的方式偷偷地鬆了口气,暗自庆幸着免除了一场「冒险」。

虽说在媒体与世人眼中,自家的伙伴向来是以缜密的计策与冷静的判断着称,因此一直以来被塑造成一位冷酷帅气的英雄形象。但只有与对方搭档最久的自己才晓得,这名面部表情变化看似如冰般沉静的男子,其真正的个性根本同那左半身的火一样直率而奔放……还有一点冲动且缺乏耐心。

这也是轰之所以坐在副驾驶座的原因──自从被对方开车载过一次之后,绿谷便再也不让出驾驶座的位子了。

纵使对方的驾驶技术并没有危及性命安全的疑虑,但好歹也是新生代中排名前三的英雄,要是因为超车或违规左转什么的上了新闻娱乐版,那可不只是出糗这么简单的打哈哈就能带过的。

「……我说,车子真的有在动吗?」因而,莫约过了半小时,率先打破车内只有广播背景音的凝固气氛的,便是已开始沉不住气的逆元素英雄。

「有、有在动啦,我没有踩煞车啊。」不过、也没有机会踩油门就是了。

抬眼以看不出情绪的目光扫向那张正直视着前方车阵的侧脸,轰沉默了半晌,就在绿谷以为他已经开始打瞌睡时、冷不防地再次开口:「呐、绿谷,左手伸过来一下。」

「要做什么……?」

虽然疑惑却仍不疑有他、听话地将手伸了过去,轰一边感叹着这不知道算是反应迟钝、抑或真是全然信任才有的举动,同时伸手硬是将对方的左手朝自己的方向扯了过来。

「欸?!欸欸?轰同学你做什么──」

「实在是太无聊了,借我数一数你这几个月手上又增加了多少伤疤。」

那语气回答得实在太过理所当然,令手的主人当场噎了一下。

「……轰同学,我还在开车……」

「所以我才只借你的左手啊。」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比较想抓右手来看看。那隻手从他们高中以来就不停地受到伤害与超恢復,伤痕甚至都迭到旧伤疤之上了,数起来一定更可观。

「……」

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反驳对方,且现在的车况也的确不需要自己双手都放在方向盘上,性情一直都如同学生时期温和的青年搔搔头,看着另一人故作认真的模样,便也随他去了。

外头还是同样大排的车阵,但此刻、却突然看起来没有那么令人烦心。




────────────────────────────────────────────────




*绿谷出久X爆豪胜己


「啧,笨久你这没用的傢伙,出门都不会先查路况的吗。」

「……新闻也不会预知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啊。」

「……嘁!」

眼前大排长龙的车队伍,对于这个时段来说理应是难得一见的才对,然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狗屎运,却让他们在此时此刻碰上了──在这正急着赶去另一个城镇支援英雄活动的当下。

儘管并不是什么攸关人命分秒必争的大事件──若是如此,爆豪铁定会用自己的「个性」移动,也轮不到绿谷来载──但对于性格认真却偏偏急躁的爆炸英雄而言,这点时间的浪费都是很要命的,毕竟这意味着他待会必须花更多精力去追回失去的时间,以补回自己替自己设下的目标与限制。

认识了这么多年,绿谷根本不需多问就知道对方的想法,再加上自欧尔麦特那儿继承了「个性」、成为真正的职业英雄之后,他也摘掉了名为「畏惧」的偏光镜。现在绿髮青年已能平静地对待青梅竹马看似无理的暴怒,并明白背后所代表的意思、与被对方用「愤怒」隐藏起来的真正思绪。

「丽日同学和濑吕同学已经先去探查了,随后的布置也是交给八百万同学和盐崎同学他们,我们负责的只是最后的开路与攻击,还不需要那么紧张啦,小胜。」

「哼,谁紧张了。」果不其然地立刻哼了声,表情凶恶的青年撑着颊转头望向窗外。然而看着那些和自己所搭乘的车辆一样动也不动的车阵,他的心情反而愈发鬱闷与恶劣,只能忿忿地又将视线拉回车内,「倒是你每次都悠悠哉哉的,就不怕工作被八百万那女的抢去吗?」

一想到那名马尾女性出发前莫名其妙络下的狠话,说什么他们不去也没关係、她自己也能创造出大砲把现场搞定,爆豪就一肚子火,忍不住踢了面前的置物箱一脚。

「……八百万同学只是说说而已啦,造一个大砲需要的原子数量一点都不符合投资报酬率,那种事情她才不想做呢。」在心裡偷偷地心疼了一下爱车,绿谷也想起了认识多年的女性英雄那番反常幼稚的举动,并为了拯救自己的车免于沦为出气筒而小心翼翼地相劝,「而且我觉得光是事前布置就够她忙了──」

「谁知道她创造的能力是不是又进步了,那女人最近能创造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多,搞不好能创造的量也变多了,哼。」双手抱胸,有着米黄刺蝟头的青年最后决定什么也不看,闭上眼睛留存体力。

「不过再怎么创造,八百万同学能做出的爆炸威力也铁定没有小胜厉害啦。」

「……嘁,笨久你少噁心。」

「我是真的这么认为。」

「……」

看见另一人把头侧到另一边、不打算继续对话,绿髮的青年也只是无奈地耸耸肩,顺从地保持沉默。

如果告诉小胜,八百万同学之所以放大话,可能只是对于「爆炸英雄」最近接连不断的功绩感到紧张、而产生反射性的武装,小胜一定也只会嗤之以鼻吧。

想到这,被当作司机的现任「和平的象徵」发出无声的叹息,眼睛看着前方路况的同时、也时不时地瞄向身旁那似乎逐渐真的进入睡眠的青年。

与少年时期那好长一段时间一点都算不上愉快的状态相比,现在自己能与这个男子维持着这样亲密的关係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甚至信任到能将自己的性命交至对方手中。

费尽力气按捺下因窃喜而情不自禁上扬的唇角,绿髮青年正色着将视线转回前方,以至于遗漏了青梅竹马在此时因不明原因勾起的浅笑。




────────────────────────────────────────────────

「无聊和懒惰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这句话的原句其实是「懒惰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只是我为了配合故事中「轰→无聊;爆豪→懒惰」而擅自改的,但写成文之后这两个主轴好像都有点薄弱……功力实在不够(


评论(11)

热度(125)

©自言自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