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我的英雄学院》二创小说
绿谷攻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MHA】因为你(出轰)

※毕业后职业英雄设定

※私设多,OOC




曾经他以为自己会就这样一辈子活在父亲的阴影底下。

儘管自己就是最不希望这件事成真的那个人、儘管他已是用尽所有的一切想脱离父亲的掌控,但却像陷入沼泽的愚蠢小鹿,越挣扎只是越陷越深,越想往上爬却是更加向下沉沦。

而就在沼泽即将掩至他的口鼻、眼看就要被吞没灭顶,却突然有个人以几乎要连自己都牺牲掉的气势将手伸入沼泽,握住了他已然放弃挣扎的双手。

「那不也是『你』的力量吗!」

明明是比自己更加弱小许多的存在,明明也背负着什麽无法对旁人启齿的问题……明明都要自身难保了啊。

在那种情况下,却还有心思想着拯救别人,这不是笨蛋是什麽。

──这,不是「英雄」是什麽。


「──学、轰同学,轰同学?」

正因陷入以前的回忆而情不自禁地勾起心情複杂的苦笑时,某人的脸庞突然伴随着呼唤声在轰的眼前放大,已经接近成熟的青年五官和过往记忆中的稚嫩面容交叠,瞬间令人有种分不清哪个才是现实的感觉。

「你怎麽了?真难得看你在发呆。」

「没什麽,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事。」轻描淡写地带过方才的失常,如今也早已成长、并和对方同样如愿成为英雄的双髮色青年下意识地抓了抓脸,才发现自己竟还忘了卸下面罩,「话说回来,你这个叫法到底什麽时候才要改掉?都已经毕业这麽久了。」而且这傢伙连工作合作时都这样叫,就算现在的英雄早已不流行隐瞒现实身分,一直被这样称呼还是很怪。

「啊哈哈,在学校叫得太习惯了嘛……」绿髮的青年用和以前一模一样的退缩表情打马虎眼。

「我们已经毕业一年多了。」轰毫不留情地直接戳破对方薄弱的藉口,「就连爆豪都好歹会叫我的称号啊,『小丑』。」

「轰同学你的称号不就是自己的名字吗……」绿谷实在不知道该怎麽形容自己眼下这种既无奈又苦逼的心情。

「嗯,所以希望朋友叫自己的名字有什麽不对?」想开了父亲的事情之后,最近明显地越来越率性自信、也愈发耀眼的轰边说边解下面罩,理了理稍微凌乱的髮丝,理所当然地看着合作了好一段时间的搭档。

虽然,他其实有那麽一点心虚地包含着些微的私心。

其实不是为了「朋友」这样的关係。

「啊哈哈……」又乾笑了几声,卸下战斗服后便全然没了英雄架式的青年飘忽地转开视线,弱弱地转移话题:「话说回来,我本来是来叫你过去会议室的,欧尔麦特说有点事情要跟我们说……好像是关于上次的袭击吧。」

「……」

「呃……走吧?」

无奈地看着对方不安又讨饶的绿色双眸,轰最后也只能轻叹口气,点点头:「……走吧,别让前辈等太久。」



是什麽时候开始的呢?目光开始不受控制地追逐着他。

睁大眼睛仔细观察、动用脑子(与嘴巴)认真地分析思考、将这一切完整地纪录记忆下来、并将累积的知识作为下一次分析的资源与能量……这是无个性却又嚮往着英雄的他从小养成的习惯,多年来早已几乎成了本能。

因此他一直都在看着、观察着周遭,不放过任何微小难以察觉的枝微末节。起初是自己那嚣张又自傲的青梅竹马、自己所崇拜的英雄,再到街坊邻居、同学老师,甚至是擦肩而过的路人……任何身边的人事物都可以是观察的对象、值得仔细分析的状况、或可能派上用场的道具。

长久以来,他都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在观察着周遭的一切。

所以,刚开始将视线放在那位推荐入学的优秀同学身上时,绿谷并没有觉得有什麽不对。

这只是为了分析与记录的必须观察罢了。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丑、小丑,绿谷!你还好吗?」

恍惚地撑开无力的眼睑,映入模煳视线中的是最近几个月开始看得很熟悉的双色,绿谷用力眨眨眼,努力对焦:「……抱歉,我又用过头了……明明都已经不能算是菜鸟了……」

就算如今已控制得相当熟练,One·for·All依然不是无敌且毫无副作用的强化个性,若是使用到超过身体负荷的能量仍会给使用者带来剧烈影响。儘管正值身体能力高峰期的年龄、这些年来的努力更使绿谷的负荷额度增加了好几倍不止,但偶尔遇上较难缠的敌人时,难免还是会出现超载的情况。

就像他的青梅竹马说的,运动过度之后肌肉痠痛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这个废久。

「总是给你添麻烦啊哈哈……」老实说,真要避免这种状况还是做得到的,绿谷心知肚明,真正的问题其实是在于他这种救人时完全不顾周遭只会脑热往前冲的个性,令他一旦打开开关就忘记煞车和计速器的存在。

「怎麽会,要不是有你,躺在这裡的就会是我了。」且不会是个性使用过度这麽简单,而是需要躺在床上好几天的重伤……轰在面罩底下咬咬牙。

这个人总是这样,独自一人默默地想了很多、看了很多,并同时在这样的前提上悄悄做了很多。以这些似乎全然不算什麽的姿态默默走在前头,挡下其他人都没发现的危机,接着再用好像做错事的小孩般怯弱的表情转过头来、对着后方的人抱歉地笑,好像出风头是一种错一样。

虽然他的确常常觉得这样的对方很可恶。

「嗯……轰同学没事真是太好了。」没注意到搭档被面罩遮住的小动作与微妙的心思,脑袋还不是非常清楚的绿谷听见对方的话呆了一下,接着露出憨厚到有点恍惚的笑容。

幸好,这个人没事。

看着那狼狈却又散发着异样光彩的真诚微笑,那瞬间只感觉到心中升起了股又是感激又是生气的複杂情绪,轰眨眨差点就要掉下泪的异色瞳,深吸一口气:「……可是我的搭档倒下了,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侮辱。」

「……呃?」

「我才不要一个动不动就因为肌肉痠痛躺床的伙伴。」说着令绿髮青年吓得从恍惚裡勐然清醒的话语,双色髮丝的青年一边忍不住在心中偷笑、同时弯下腰,以鼻子几乎要碰到对方的距离望进那双墨绿瞳孔:「快点练到不会随便过热的程度吧,半吊子小丑。」

过近的距离和随着话语喷上脸部的吐息令绿谷又是几秒的呆愣,而后才意识到这句话中的涵义,后知后觉地绽开了笑容:「好的。」

终有那麽一天的。

所以,请等我。




End

────────────────────────────────────

在lofter上吃了一阵子的粮食之后,觉得自己好像也该为绿谷攻农庄贡献一点什么,所以开了一个MHA子博

总之这几天会先搬一点在其他地方发过的文进来(つд⊂)


文中的绿谷英雄名是在东立出版社还没有正式翻译时我自己擅自翻的,因为我觉得「小丑」这个发音和「小久」这个暱称比较接近、又可以符合「加油」的意涵,所以就这么用了。

之后文裡的专有名词大概都会用东立出版社的翻译这样(*´艸`*)


评论(8)

热度(33)

©自言自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