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我的英雄学院》二创小说
绿谷攻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MHA】番外、恋爱话题(出轰)

※生理期paro已交往与已上垒之后的故事

※出轰戏分其实并不算多的小短篇




在绿谷出久无微不至的照顾与帮助下,轰焦冻在出血期的不适症状逐渐舒缓了许多,也不知是因绿谷出久搜罗来的那些小偏方真的有效用,抑或纯粹只是男友带给他的心灵上的支持减少了轰家小少爷的心理负担、进而改善了身体状况。况且,有绿谷出久的帮助,轰焦冻想隐瞒出血期这个「个性」的秘密更是容易了许多,不再需要像之前那般战战兢兢,这部分的压力减轻是显而易见的。

就算是在出血期,双髮色少年露出笑容的次数也比以前多了。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的绿髮少年默默地看着与邻座女同学谈笑风生的自家男友,逐渐勾起安心的微笑。

「哎噁,这是什么味道啊?有谁放屁吗?……啊啊,原来是恋爱的酸臭味。」

峰田实那不大不小的音量突然在绿谷出久耳边响起,吓得他一个激灵,一脸无奈地看向后座的对方:「峰田同学……」

「我说,绿谷你想什么都在脸上了。我是对你们的内部消化举双手贊成啦,但露出那么……的表情还是请你们私下来好吗,拜託同情一下单身狗。」峰田实的表情宛如长者恨铁不成钢地在教育年轻人。

「……表情?」疑惑地摸了摸脸,绿谷出久以混杂着困惑与紧张的语气问道:「我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

「……非常欠揍的猥琐表情。」峰田实回想了一下,突然一脸愤恨。

「啊?」

「……一脸幸福洋溢的样子喔,粉红色的泡泡都要飘到我这裡了。」一直想假装什么都没看见没听见的耳郎响香,在峰田实开始胡说八道时终于忍不住出声,说着还用耳机插头戳了戳绿谷出久的脸。

「欸?啊……真抱——」

「道什么歉啊,绿谷你这个习惯真奇怪。」阻止了雀斑少年反射性的道歉,耳郎响香耸耸肩:「不过就只是证明你们进展得挺顺利的?」

「欸?算是吧……」绿谷出久搔搔头,有点尴尬地笑笑。

「进展顺利?所以你们连——」峰田实话还没说完就被耳郎响香的耳机插头赏了两巴掌。

「呐呐,可以问吗?你们进展到什么程度?」

「咦!」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坐到爆豪胜己位置上的隐形少女,绿谷出久吓了一大跳,半是因为对方的突然出现、半是由于对方的疑问内容。

「或者……你们两个平常都会做什么?轰同学那个样子,真难想像他谈起恋爱来是什么样子呢,绿谷你就透露一点嘛。」芦户三奈大喇喇地坐到了峰田实的桌上。

绿谷出久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包围了。

「……你们问这些要做什么?」雀斑少年汗流满面。

「好奇。」粉红色皮肤的少女很快地回答。

「好玩。」叶隐透弹了一个响指。

「……我什么都没问。」耳郎响香红着脸转过头,但所站的位置却堵着绿谷出久唯一的逃跑路线。

对基佬的恋爱内容一点兴趣都没有、也不想与三个英雄科女孩为敌的峰田实已经走了。

……看来他难逃此劫。

「啊哈哈……说真的也没做什么,就聊聊天、谈课业上的问题——」

「是谁先告白的?」叶隐透假装没听见绿谷出久毫无诚意的敷衍回答,改以直接的问题令不擅长说谎的绿髮少年无法逃避。

「你们接过吻了吗?」而心思单纯的芦户三奈则纯粹只是问着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

「呃……」不知道是回想起了什么事情,雀斑少年的表情既尴尬又羞赧,看得连耳郎响香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只见绿谷出久胀红了脸、张着嘴,却有好长时间说不出一个有意义的发音,结巴了好一阵子才终于说道:「……这些事情我不能自己决定能不能说——」

「绿谷。」

来自包围圈外的话语突然响起,令在场四人都吓了一大跳。做贼心虚的三个少女更是直接惊叫出声,只因说话的那个人正是他们正在谈论的当事人。

轰焦冻面无表情地站在耳郎响香和芦户三奈身后,说话的语气平淡得听不出情绪:「……我打扰到你们了吗?」说着他看了看明显被吓到的女同学们。

「没有!」绿谷出久抢着回答,努力的程度连他自己都知道很违合:「没关係的,轰同学找我有事吗?」

双髮色少年点点头:「你能来一下吗?」

「啊、嗯!」



「……」

看着并肩走出教室的两个少年,还保持原来的姿势留在原地的三名少女中终于有人开口打破沉默。

「……我就说吧!看绿谷那副乖巧的样子,主动的一定是轰同学啦!」儘管叶隐透把音量压低到只有她们三人能听见的程度,仍掩盖不住语气裡的兴奋和激动,甚至能感觉得出来那双看不见的双手已经在胸前握成了拳头。

「姆……看样子应该是小透说得对?」歪着头,芦户三奈儘管还是有些不确定,但大致上已经被叶隐透说服了。

「……也不能这么说吧,绿谷的反应很普通啊,没办法就这么下判断吧。」一开始就和叶隐透持相反意见的耳郎响香皱着眉反驳:「而且我倒是觉得轰同学那个样子比较像在撒娇——」觉得自己好像参透了什么,黑髮少女话说到一半就沉默了。

「明明就是小响香想太多了!」叶隐透没察觉对方的异常沉默,只急着争辩。

「我才没——话说我们自己在这边吵这种事也没用吧。」

「不然……」芦户三奈试着出主意:「我们直接问他们?」

「「绝对不行!」」另外两名少女只有在这个部分意见一致。



「轰同学,怎么了吗?」跟着对方走出了教室、又在走廊上走了好一段距离都不见对方开口,绿谷出久有点困惑:「找我有什么事……难道说,又会痛——」

「没事,你不要紧张。」赶紧在某人陷入没完没了的担忧之前否定这个猜测,轰焦冻停下脚步并转身面向自己的男友,表情有点无奈:「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

「咦?当然不是!」

「……」

「……轰同学,你心情不好吗?」

「……没有。」双髮色少年面无表情地否认,随后有些生硬地转换话题:「你们刚刚在聊些什么?」

「欸?跟耳郎同学她们吗?……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她们问了我一些、呃、恋爱上的问题……」想到方才被围攻的话题,绿谷出久又尴尬地胀红了脸。

「……恋爱?」轰焦冻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呃我什么都没说!她们问我谁先告白什么时候接吻之类的事情我都没回答,毕竟也是轰同学的私事,没有经过轰同学同意的话我不敢随便说——」

「……原来只是在讲这个吗?」

「咦?」

「……我不介意,你可以说,反正大家都知道我们在交往了,做些什么也很平常吧。」轰焦冻面不改色地接续了绿谷出久原本的话题。

……不,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说吧。

有点担心对方是不是真的认为他们之间做的所有事都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又不好意思求证,绿谷出久沉默了一下,转而改问另一个他刚刚就很在意的问题:「……轰同学。」

「嗯?」

「难道说……你突然找我出来,是在——吃醋吗?」

「……」

「……咦真的?!」

「……」轰焦冻扭头。

绿谷出久瞠大眼,看着对方连耳朵和肩颈都逐渐染上粉红。

他很熟悉这人的这种反应,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

「……啊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

「嘿嘿嘿,不是好笑,我只是有点开心。」

「……」

「咦?你生气了吗?」

「没有,我只是在想下次要怎么避免这种事情。」轰焦冻一脸认真地思考:「现在就去告诉大家我们做过了是不是最一劳永逸?」

「……不,等等,轰同学!」

后来绿谷出久花了很大的力气解释女孩子们的好奇心是不会因为一个答案就满足的,并保证自己如果又变成她们好奇心的牺牲品一定会第一时间找对方帮忙,才终于说服单纯的自家男友不要把他们之间的所有事情昭告天下。

要是不小心传进奋进人耳裡,害得OFA就此失传怎么办。




====================================

晚安,大家想我吗?(被揍

不想我也没关係……我、我不会哭的……(吸鼻涕假哭(不

评论(18)

热度(101)

©自言自语 | Powered by LOFTER